农村的夏夜漫长且闷热,秋平早早就脱了外褂上了炕, 只穿了件小背心一边给熟睡的女儿扇扇子, 一边想自己的生活: 5年前嫁到了程家, 丈夫程实是家里的独子婚后公公住在东屋,小两口住在西屋, 日子不富裕但很幸福。 不出半年秋平就怀孕了,丈夫很高兴,天天忙里忙外的干活, 不让秋平操心但孩子一出生是个女娃,丈夫就不乐意了, 嫌秋平没用但一心想再生个男孩,也就没说什么, 可5年了秋平的肚子还是没消息,丈夫一气之下去城里打工, 一个月回来一次这都半年了,剩下这这一老一小, 想到这里秋平不觉得眼泪流了出来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当当的敲门声把想心事的秋平拉回现实, 「是爹回来了啊!」「是俺!」门外是秋平的公公程老汉 刚从镇上赶集回来。 秋平打开门,让公公进屋里来,「秋平,今上镇上人家说流行这种外褂, 我给你也买了一件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说着拿给秋平一件纱料浅色带碎花的衬衫。 秋平拿到手里,这纱料确实凉快,夏天穿再好不过了, 但秋平心里却是苦涩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程老汉不知何故赶紧问: 「这是咋了?不喜欢咱不穿。 」「没,爹。 」秋平也意识失态了, 赶忙擦干眼泪说: 「爹我挺喜欢的, 只是想到程实进城半年了却没想着给我带一件衣服 他还因为孩子的事和我不高兴呢!」「这事不怪你 那小子犯浑都是因为小时候他娘就不在了,一个独子我给惯的。 」程老汉安慰着媳妇。 「爹你也别这么说,我也想给程家生个儿子, 可不知道为啥就不行!」秋平说道……这一言一语之间把秋平和公公的关系拉近了 说是程老汉其实一点也不老,农村结婚早,其实秋平的公公也才四十五岁, 就是总下地干活晒的有些黑所以大家都叫他程老汉。 老汉早年丧妻,又拉扯儿子,没敢再找怕对儿子不好, 如今面对儿媳这楚楚可怜的样子老汉不觉得往媳妇身边靠了靠, 握住了秋平的手 说道: 「没有孙子,你这儿媳妇我也认定了。 」「爹……」含着泪的秋平看着程老汉。 程老汉再也不能控制了,他贴近秋平,搂住她的腰, 来回摩挲着嘴也凑了上去,秋平此时想躲,但半年的空窗生活, 面对公公的亲热 她有点动摇: 「爹,我们不能这样啊……」此时程老汉看到的不是自家的儿媳妇, 而是一个需要他安慰的女人: 「秋平我知道你也不容易, 爹也好久没有了而且你还想给程家生个儿子, 让爹给你都是程家的根,爹不介意叫我爹还是爷爷, 如果你肚子还没有动静程实在城里久里恐怕会和你离婚再找一个给他生儿子的, 到时候你一个女人带着个女孩可怎么办……」这一番话说道秋平心里去了 面对公公诱惑和生儿子的希望秋平闭上了眼睛。 程老汉看到这情景明白秋平是他的人了,所以他的行动幅度变大了, 他先儿媳放平一手把背心往上撩,一手从腰间转向秋平的神秘处, 撩开背心老汉看见他梦寐以求的奶子,奶头如珍珠般, 他迫不及待的的添了上去。 此时秋平也发出了「嗯……嗯」的声音。 程老汉知道,秋平已经有了感觉,所以他在秋平的私密处开始拨弄, 秋平太久没做过根本受不了公公这般挑逗,乳头那边被舔弄的好像电流穿过身体, 一直到下面下面也开始一波波的出水。 秋平发出的「嗯嗯」声,频率更高了。 程老汉停止了舔弄乳头,把秋平的裤子脱了下来, 秋平也配合的抬了屁股方便把裤子脱下来,程老汉终于看见了儿媳的秘密花园, 他把媳妇的腿噼开毛毛拨开,看见了秋平的两片流着花蜜的肉肉, 他舍不得蜜液流到炕上就用嘴去接,用舌头添。 秋平的防线彻底崩溃了, 大声的叫出来: 「爹不要再添了, 我受不了了用你的肉棒插不我吧!」老汉看时机成熟, 从裤子掏出早已直挺挺的肉棒插进儿媳的小穴, 小穴里的水一下包裹住了肉棒十几年没有过的感觉, 今天一定要全找回来老汉心里想着,就开始慢慢抽插小穴, 他并不急于求成一下,两下,三下……但每一下都很深, 秋平开始求他: 「爹快些来吧,我的好爹爹, 别再折磨我了!」「小骚货!」老汉开始加快速度。 秋平也忍不住: 「啊……啊……啊爹爹太舒服了……啊……啊……爹你太会插了……」「小骚货, 还叫爹叫老公,叫我老公我好好插你!」「老公, 你插的我太美了啊……啊……」秋平已经管不了叫什么了 因为一阵阵的快感让她快要飞起来了。 子宫壁不断收缩,淫水也不断的流出来……插了三百下, 老汉实在受不了小穴的夹击一股暖流涌入小穴内。 高潮之后的公公和儿媳就睡到了一张炕上。 此后除了儿子回来的时候,程老汉一直睡在西屋,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他都要抱着儿媳干一炮,美名其曰播种。 就这样不出三个月,秋平果然怀了孕。 儿子程实很开心,以为自己成功了。 不知道这都是自己爹做的功课。 转眼,秋平的肚子已经7个月了,程实继续在城里打工, 虽然公公已经播种成功但她似乎爱上和公公做爱, 继续维持着白天公公媳妇晚上丈夫妻子的关系。 这天秋平上山林子里捡些树枝,留着引火用, 七个月的身子稍微动动就汗流浃背丈夫和公公都不叫她再干活, 但她是个闲不住的人没有和公公发生关系之前, 她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贤惠妻子所以肚子大了也要帮家里分担点农活。 公公上山来给她送水,远远就看见儿媳因为汗湿透衬衫而贴在身上的曲线, 下面的肉棒不禁就硬了起来走近儿媳,从后面抱住她, 秋平肚子大的已经不能用手环住但程老汉还是贴在了秋平的身上, 下面的肉棒抵住了秋平的屁股 秋平温柔的说: 「咋了, 又想要了!」程老汉没出声爬在秋平的后背上点了点头, 然后让秋平靠在树上掀开衣襟,开始裹乳头, 秋平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开始享受接下来的一切 老汉裹着裹着有液体流出来,秋平已经开始分泌乳汁, 让老汉觉得更加兴奋。 一手脱着奶子吸着,一手伸进裤子去抚摸,还没全部深入, 已经感觉秋平的下面湿漉漉的, 老汉笑着说: 「到底是我想还是你想啊, 你个小骚货!」「爹别笑话人家我也不知道怎么的, 怀孕之后就更加想你的肉棒!」秋平低着头小声说。 「好,爹爹现在就满足你!」老汉把裤子脱掉, 让秋平跪下含着他的肉棒秋平的小舌头活动自如, 一下下深入到喉咙好像是另一个小穴,添得老汉好不爽快, 差一点就射出来但还没满足秋平,程老汉让秋平爬下, 用四肢撑着免得伤了孩子,从后面插了进去。 「啊……」秋平空虚的小穴被填满,发出了满足的声音。 老汉开始抽插。 「啊……啊……爹太美了,你插的儿媳太爽了!」秋平淫荡着叫着。 「儿媳你的小穴夹得我好舒服,还有奶喝, 我真是太有福气了!」林子里充斥着一老一少交合的啪啪声。 因为肚子太大,孕妇太累,二十分钟,程老汉就射了。 整理好衣服和裤子,公公扶着儿媳,满足的下山回家了。 十个月的辛苦怀胎,终于秋平生下儿子, 月子里秋平把女儿托付给娘家照顾和公公俩人伺候孩子, 程实正巧到外地干活接近孩子满月才回来, 一进院子就吵喊着: 「我儿子呢哈哈我有儿子了!」到了西屋, 秋平做了个「嘘」的手势 说道: 「小声点, 孩子刚睡着。 」程实凑近看看,这家伙实在可爱。 这时公公也进来, 说到: 「程实这回儿子也有了, 可得好好对待秋平要不然我可不饶你!」「放心吧爹, 我去买点酒晚上好好庆祝庆祝,也谢谢爹这一年多对秋平母女的照顾!」程实说着就出了屋门。 程老汉往秋平身边挪了挪,伸向被窝里秋平, 够到了秋平涨奶的乳房「别这样,被程实看见了不好。 」秋平小声说道。 「咋了,丈夫回来了就正派了!」程老汉厉声道。 「不是的爹,等程实走了,我好好伺候你。 」秋平妩媚的笑着。 「这还差不多,那你可要让我插你的屁眼, 就差那一个洞了想想我就直,而且一个月没好好和你舒服舒服了。 」程老汉也开心起来。 「恩,你说咋的就咋的,别让程实知道就行。 」秋平安抚公公。 晚饭程实一杯杯敬爹,一开心就喝的有点多, 秋平抱孩子进屋喂奶去了。 程老汉也劝儿子,别喝太多,明天还要返回城里干活呢, 这样一家人高高兴兴准备休息了。 程实回到西屋,看见媳妇那雪白的奶子被儿子裹着, 不觉得自己也咽了口口水踉跄着冲秋平走过去, 一手就捏住了另外的乳房准备去吸 秋平拔开他: 「瞧你那猴急的样, 你吸了奶儿子吃什么。 」被这样一问,程实没了话,孩子已经喝饱了, 而且睡着了秋平重新给孩子包了包被子,放在旁边。 「这回该我了吧!」程实一看孩子睡着了, 就压了上来 贴在秋平的耳边说: 「今晚要插肿你。 」说着就脱了裤子,搂着秋平进了被窝。 秋平自从被公公调教了之后,一个月的月子也确实让她难熬, 俩人都久旱逢甘霖秋平的淫叫一浪高过一浪, 折腾到快天亮才睡觉。 这可苦了东屋的程老汉,本来想坐月子之后先插儿媳, 没想到被儿子占了先儿媳妇又那么骚,自己的肉棒好难受, 心想着: 「明天开了你的菊花。 」第二天上午,程实收拾好东西,秋平一直送到村口, 依依不舍的看程实上了车她才往回来。 刚进屋,没等反应过来,公公就冲过来搂着她进了西屋, 一面走一面说: 「听你那叫声昨晚舒服了吧?」既然程实已经走了, 性欲满足还是要靠公公想到这样,秋平就迎合公公, 「哪有的事还是爹会插。 」「那就再给爹生个女儿吧!」说着就扒了秋平的衣服, 两只大手握着一双奶子他又亲又吸,好不痛快, 让秋平爬在炕上撅起屁股,直直的肉棒一下插进秋平的屁眼, 疼的秋平直叫唤: 「我的亲爹爹你轻点这洞头一次被插……啊……」「让你昨晚那么骚!」程老汉丝毫不顾及秋平的疼痛, 「太紧了媳妇你的屁眼真好插!」程老汉一边插着屁眼, 一边揉着奶子奶水被挤的次了出来,秋平也开始享受, 被插屁眼的快感一次次的子宫收缩,淫水顺着大腿淌了下来, 「你还说你不骚?」程老汉努力的插着儿媳又开始蹂躏秋平的硬核, 本来小穴就痒的秋平再也控制不了, 带着哭声求饶: 「亲哥哥, 你快插我吧我以后不敢了。 」「哈哈!」程老汉停止了抽插屁眼,把肉棒移到小穴, 秋平开始「嗯 ……啊嗯嗯……啊啊!」的叫着。 程老汉插了五百下,射出了精液。 公公和媳妇的性福生活继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