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密室里的泥鳅地獄

  ??「奶害我變成跛腳,我可要好好的報複。」

  鐮田在凶惡的面孔上露出凶狠的笑容說。三島從冰箱里拿出兩個罐裝啤酒,其中一個交給鐮田。鐮田一口氣喝光。

  ??「好香,面對著獵物喝著啤酒最香了!」

  看著眼里露出怨恨光澤的裕子,鐮田用手背擦拭著嘴角的啤酒沫。裕子是穿著白色制服,雙手被綁在身後倒在地毯上;裕子被帶來的公寓房間,是她從來沒有看過的有奇妙設備,在二房一廳的約五坪客廳有鐵管架,中間吊著有滑車,滑車離地面約一公尺左右;有虐待狂嗜好的三島兼做牛郎,從有錢的老太婆那里賺來錢裝潢這里;除此以外還有拘束器到浣腸器一切工具都齊全;過去也有帶過幾個女人來過這個房間,可是像裕子這樣的絕色美女還是第一次。

  不愧我費盡心思設備這個房間.....。三島對即將要發生的事情,有強烈的期待感,興奮的看著綁起來的裕子;從剪斷的制服里露出豐滿v漱j腿,露出到大腿根。

  ??「求求你,放了我....讓我去醫院上班。」

  雙手被綁在後面的裕子對鐮田哀求,雖然已經被拐到這里來,但還是不忘醫院的工作。本來就缺護士,現在大家一定很緊張。

  ??「想要告訴那個叫島村的家夥嗎?」

  鐮田迎過來把裕子胸前的拉煉拉開,把剩馀的啤酒到進乳溝里。

  ??「啊!」冰涼的啤酒流到肚子,裕子忍不住尖叫。

  ??「有一天會讓奶回去,但暫時是不可能的了。」鐮田慢慢的撫摸裕子乳房。

  ??「不要....不要....」

  裕子扭動身體對自己絕望的立場感到傷心;就是想請島村幫忙也沒有人知道她被關在什麽地方;原以爲難得恢複平安的護士生活,沒想到又會落在這些凶惡男人的魔掌里.....;只因爲一次不小心,這個傷口不斷擴大,將要落入地獄般的痛苦里。

  ??「怎麽樣料理她呢?」三島把喝光的啤酒空罐在手里捏扁。

  ??「這個嘛.....首先需要把這個傲慢的個性修理一下。」

  ??「這個就交給我辦吧。」三島好像迫不及待的從牆上拿來麻繩。

  ??「護士小姐,現在要給奶嘗嘗到天國的滋味,奶要老實一點。」

  不管裕子露出恐懼的表情,先解開綁在背後的手,再把雙手放在前面綁在一起;然後把裕子推倒仰臥,把美麗的雙腿用麻繩捆在一起。

  ??「不要這樣,饒了我吧...」

  女人說不要,其實就是要;三島一面說一面把裕子的手腳用另外一條繩子綁在一起,現在的裕子就像捕獲的野獸,四腳在胸前綁在一起;三島哔啦哔啦的把滑車拉下來,用滑車上的鐵鈎鈎住裕子手腳上的繩子。隨著三島拉鐵煉的動作,滑車慢慢上升,穿白色制服的裕子身體也慢慢離開地毯。

  ??「不要!我怕....放下我吧!」

  裕子大聲呼叫,自己全身的重量集中在四肢的一點上,覺得快要斷裂;而且身體離開地毯産生強烈的恐懼感;可是三島臉上帶著笑容拉起吊繩;三十公分、四十公分、五十公分...。裕子像被捕捉的狐狸吊在半空中。距離地毯約一公尺高的地方裕子的身體才停止。

  ??「我去準備浣腸,在這段時間里,請老大痛痛快快的玩吧!」

  三島滿臉笑容的說完就走開。

  ??「不要!不能那樣!」

  裕子聽到浣腸,絕望感也更加強烈,忍不住尖叫;因爲她是護士,對浣腸的效果可以說非常了解,明知沒有用,但還是忍不住猛烈搖頭。

  ??「像奶這樣的美女拉尿的模樣,不是輕易能看到的,一定很有趣。」

  鐮田手里拿著發出黑光的電動假陽具來到裕子的身後;俗稱~印地安人~的電動假陽具,是龜頭的部份模仿印地安人的頭部,另外還有專門刺激陰核的突出部份。鐮田到裕子的背候時,立刻就看到豐滿v漣傧M大腿根的淫穢情景。

  ??「任何美女,變成這種樣子就完了。」

  打開電動假陽具的開關,印地安人的頭就開始扭動,鐮田把假陽具壓在裕子的乳房,從乳房的下原慢慢向山頂滑去,這時候看到粉紅色的頂端慢慢凸出。

  ??「啊....不能在那里....」

  震動的假陽具碰到乳頭時,裕子的情形改變;嘴里雖然還大聲叫不要,可是上半身好像忍不住的扭動,皺起美麗的眉毛。在車里徹底受到愛撫的肉體,全身的性感帶完全開放,對很小的刺激也會作出反應。

  ??「嘿嘿嘿,奶的性感度越來越好,和第一次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鐮田手里的假陽具向下移動,在三角形的非色地帶下,有顔色鮮明的洞口,這里已經形成半開狀,露出里面複雜的構造。

  ??「好像不需要塗上潤滑油了。」用印地安人的頭在肉縫上摩擦。

  ??「啊....」

  裕子的大腿跟內側開始痙攣,同時扭動圓潤的屁股。

  ??「不要這樣...求求你,放下我吧....」

  鐮田臉上露出冷笑,把印地安人的頭壓在肉縫上,頭部立刻陷入陰唇里。

  ??「哎呀....不要...」

  裕子吊在半空中的身體向後仰,頭向後垂下,露出雪白的喉嚨,假陽具慢慢深入,同時對肉縫上端的陰核也發生微妙的震動。

  ??「這樣很舒服吧!」

  鐮田用左手操縱假陽具,右手輕輕撫摸乳房。

  ??「啊......」

  裕子逐漸産生迫不及待的感覺,忍不住扭動屁股。

  ??「好像性感很強烈的樣子,就這樣讓她泄出吧...」

  不知何時來到身邊的三島說;手里拿著注射用的浣腸器,發出淫邪的光亮。

  ??「不,先把這個東西插進去再說。」

  鐮田把20公分的假陽具深深插入後,用膠帶在上面貼住。

  ??「現在看你的了!」

  三島點點頭,從臉盆里的肥皂水吸滿300cc的注射器,然後到吊在半空中裕子的身後;在陰道里固定的假陽具,發出低沈的馬達聲音不停震動,下面的屁股眼也微微蠕動嘿嘿嘿,那種樣子好像在等待浣腸;三島把玻璃制的管嘴壓在肛門上,冰涼的感覺使屁股眼更加的縮緊。

  ??「不要!我什麽都答應,就是不要這樣子....」

  但就在這刹那,玻璃管進入了肛門里。

  ??「啊.....」裕子的頭向後垂下,呼吸更急促。

  ??「現在已經進去了,奶如果亂動就會斷裂,屁股的洞會受傷。」

  冰涼的液體進入體內,裕子咬緊牙關,但還是忍不住。三島高興的看裕子的模樣,把300cc的液體完全注入後,才慢慢把管嘴撥出來;爲防止液體溢出,塞入黑色的肛門塞,膠塞隨著肛門的蠕動微微搖擺。

  ??「啊....難過啊...」裕子皺起眉毛,也聽到肚子里發出咕噜聲音

  ??「還不要拉出來,這樣也許能多忍耐一些。」

  三島一面說一面把電動假陽具的開關放到強的位置上。

  ??「不要!不能動啊!」

  裕子用悲痛的聲音訴苦,電動假陽具不停的振動扭動,毫不留情地刺激敏感的肉洞。不要這樣...。裕子的抗拒一點用也沒有,從下腹部傳來使理性麻痹的快感;抽插假陽具時,帶出白色的黏黏蜜汁,流過會陰部到達有膠塞的肛門上發出光澤。今天一天就泄過多次的肉洞,好像習慣的纏住假陽具,享受快感。

  ??「啊..唔...」

  越來越強烈的快感使得裕子的下腹部緊張,可是毫無前兆的出現猛烈的便意。

  ??「啊......」

  肚子又開始咕噜咕噜叫,同實有強烈的排便欲望;裕子拚命的縮緊肛門忍耐,可是排便的欲望愈來愈強烈。

  ??「求求你....讓我去廁所吧....」

  裕子拚命的哀求,捆綁四肢的麻繩陷入手腳的肉里,裕子還必須忍受這樣的痛苦;可是,下腹部v熊h苦遠超過手腳的麻痹感,不停顫抖的豐滿屁股,流出油脂般的汗水。

  ??「饒了我吧.....我什麽都答應.....」

  從雪白的頸部到乳房,都有一層油脂,電動假陽具毫不留情地在肉洞里扭動。

  ??「受不了了...讓我去廁所吧...」裕子開始像幼兒似的尖叫。

  ??「受不了了..要出來了...難過啊...」美麗的護士不停的哭叫。

  ??「讓我去廁所吧....」

  三島知道時間是差不多了,拿來20公斤裝的塑膠袋,對正在裕子的屁股洞上。

  ??「這就是奶的馬桶,是透明的,所以能看到奶拉出來的東西。」

  ??「太過分了....羞死我了....」

  裕子像野獸般的吊在那里流著眼淚,強烈的便意一波一波的襲擊。

  ??「不行了....要出來了.....不要看....不能看啊....」

  雪白的屁股上下振動,下腹度猛烈挺起後,四肢便僵硬,在這同時,塞在肛門里的膠塞彈出來。

  ??「喔....」

  裕子大叫一聲,拚命扭動屁股,茶褐色的激流打在塑膠袋上發出很大的聲音,裕子就是拚命縮緊肛門也無法阻止洪流。

  ??「真有趣.....」

  鐮田瞪大眼睛看;太殘酷了,這種樣子還不如被強奸的好....。裕子一面扭動屁股一面在心里喊叫;強烈的羞辱感使裕子快要昏迷;雖然是很短的時間,但覺得特別長久,排泄結束後,裕子還像幼兒一樣哭泣。

  ??「啊!好臭。沒有想到奶肚子里有這樣髒的東西;鼻子都快要扭曲了。」

  三島用熟練的動作拿膠帶封住塑膠袋口。

  ??「這種髒東西,你要干什麽?」

  三島用簽字筆在塑膠袋上寫裕子的名字和今天的時間。

  ??「保存下來做紀念。」

  ??「真受不了你。」

  鐮田從冰箱里拿出啤酒,坐在房角的沙發上,欣賞昏迷狀態的裕子;像野獸一樣吊起在半空中的白衣天使,好像放棄一切的軟棉棉的一動也不動,露出雪白的喉頭,隨著下垂的頭,美麗的黑發也垂下去;看到落在自己手上的美麗獵物,鐮田發出得意的微笑。

  ??「我的手......快要斷了.....」

  裕子有氣無力的訴苦。鐮田向三島看一眼,問他怎麽辦。

  ??「放下來以前,先干一次吧!」

  三島說完之後,就走到裕子的後面,撥出假陽具;從蕾絲的窗簾射進的陽光,正好照裕子的下體上;三島脫去上衣,意外的有強韌的肌肉,在從褲子里撥出勃起的肉棒,把口水塗在手指上,然後塗在裕子的肛門上。

  ??「不要在那里....」

  裕子知道三島的企圖,用軟弱的聲音哀求。

  ??「經過浣腸,洞口好像松弛多了!」

  因爲浣腸的關系,肛門口的肉向外翻出,三島把龜頭對正肛門上,裕子無法抵抗,只有軟棉棉的搖頭,溢出油脂的雪白屁股還在蠕動;三島配合裕子的呼吸,趁肛門松弛的刹那,用力頂入龜頭,除洞口有一點緊以外,里面是很容易插入肉棒的。

  ??「啊......」裕子感到火熱般的疼痛。

  ??「裂開了.....」

  強烈的壓迫感從腹部傳到喉嚨,裕子用力掙扎,沒想到還剩下這樣大的力量;三島好像很欣賞她這樣的反應,慢慢開始抽插肉棒;括約肌的力量幾乎要把肉棒的根部夾斷;這種強過肉洞數倍的力量,使三島感到無比的舒服;用力挺入時,裕子的身體像秋千一樣搖動。裕子快要昏迷。

  ??「唔.....」

  鐮田好像也忍不住的站起來,來到裕子的頭前露出巨大的肉棒,裕子的頭是垂下的,這時候鐮田強迫她張開嘴,把巨大的肉棒強行插入。裕子已經無力抗拒,不得不把肉棒含在嘴里。鐮田配合三島的動作在裕子的嘴里抽插肉棒。前後同時受到攻擊,裕子幾乎不能呼吸,眼睛不停眨動,鼻孔也一張一合的呼吸。

  ??「讓她泄了吧。」

  二個人好像有默契的攻擊白衣天使,玩弄從包皮凸出的陰核和勃起的乳頭;裕子被折磨到發不出聲音的程度,自尊心也完全粉碎,可是還能感覺出身體對男人的玩弄有反應;完全是本能從肉體的深處引起快感;在不能喘氣和呻吟的情形下,裕子的快感逐漸升高;這就是女人的身體.....。二個男人的動作突然變得急促,裕子好像配合那個動作使自己的神經緊張,在這刹那在前後感到火熱的噴射。

  ??「唔......」

  裕子好像從肚子里擠出來的發出哼聲,然後泄了;在無底的黑暗中,不斷的有火花爆炸;在強烈的高潮漩渦中,她感受到舒暢的屈服的喜悅。

  這一天,裕子得不到足夠的食物,受到二個男人徹底的淩辱;肉棒插入陰道和肛門里,全身受到蹂躏,裕子不只一次不顧一切發出達到高潮的歡喜聲音;男人們似乎不會疲倦,就在裕子的眼前吃血淋林的牛排,大口喝著強精劑,然後不停的玩弄裕子的肉體。

  在罂粟花和淫臭的味道中,裕子任由二個男人奸淫;頭腦里已經空空的,只有肉體本能的接受男人;這二個男人放開裕子是淩晨一點鍾;裕子在地毯上像死人一般的昏睡;雙手綁在身後,脖子上套著狗環,鐵煉固定在鐵管上。

  第二天早晨又經過二個男人的奸淫才給他吃東西,但過後等待裕子的是更大的痛苦。

  ??「和醫院聯絡,叫小泉宏美!」鐮田吃完飯後說。

  ??「叫她,是來這里嗎?」

  ??「沒有錯。」

  ??「叫宏美來這里做什麽?」

  ??「這還要問嗎?要和你一樣的,好好的愛她呀。」

  ??「不,我絕不肯做那種事。」裕子斷然的說。

  她想,我自己的事也就算了,造成這樣的後果都是自己引起的;宏美沒有任何責任,把宏美叫來這種可怕的地方,就是打死我也做不到.....。

  如今變成他們性欲的奴隸,裕子已經準備放棄護士的工作,但至少希望宏美能過現在的平靜生活,那就不能再把宏美卷進這個漩渦里;不管她自己會變成什麽樣子....。

  ??「不愧視同性戀姊妹,表現美麗的友情,真叫人感動。」

  鐮田用嘲諷的口吻說完之後,對三島傳出詢問的表情。

  ??「這樣就只有動用拷問了。」

  三島苦笑後,在鐮田的耳邊說幾句話;鐮田的臉上立刻出現笑容。

  ??「妙極了!」兩人躲在旁邊商量。

  ??「那麽,拜托你了。」

  三島換上衣服走出公寓,裕子疑心疑鬼的狀態看著留在房里的鐮田;鐮田把裕子帶到浴室,打開水龍頭在浴缸里放水,然後把裕子的衣服剝光。

  ??「干什麽....」裕子不安的問。

  ??「他回來就知道了,我們二個先痛快一下吧。」

  鐮田說完之後自己也脫光衣服,重新把裕子的手綁好,胸部也用繩子捆綁,使得乳房特別隆起。

  ??「好大的乳房真想吃兩口。」

  鐮田一面看裕子的裸體,一面打開蓮蓬頭的開關,立刻有溫水淋下。

  ??「奶的運氣也太壞了,會遇到三島這種人,他是個變態,不過我會愛奶的。」

  鐮田表示自己是好人一樣,把水噴在裕子的身上;從脖子到乳房,再到下腹部,水從S型的身體留下去;這時候把裕子推到瓷磚牆上,擡起她的一條腿,用熱水向大腿根噴射

  ??「啊.....不要......啊......」

  嘴里雖然這樣說,但裕子好像迫不及待的在瓷磚牆上摩擦屁股,不知何時開始,她的身體已經習慣鐮田的行爲;真不敢相信一個月前對男人還有冷感症,可是如果照現在這樣下去,會變成鐮田的性奴隸,在內心的角落里,也有肯定這種情形的存在。

  鐮田看到裕子已經興奮,放下蓬頭,繼續擡高裕子的一條腿,把肉棒插入濕潤的肉洞里;用力抽插時,裕子把身體靠過來;鐮田抓住濕淋淋的乳房用手指柔搓乳頭,裕子發出很有感情的歡喜聲,配合鐮田的節奏扭動屁股;我是淫亂的女人.....太淫亂。

  ??「奶也變成好色的女人了。」

  鐮田的話深深刺入裕子的心里。沒多久三島提二個很大的水桶回來。

  ??「真的拿來了,有好看的了。」鐮田眼睛立刻冒出閃爍的光澤。

  ??「費好大力呢,價錢又貴而且又重。」

  三島把二個水桶放在浴室喘一口氣;裕子向水桶里看一眼,嚇得汗毛直豎;因爲看到水里有很多泥鳅擠在一起蠕動。可能有數百條泥鳅露出黑色的斑點和灰色肚子擠在一起。

  ??「用這個....干什麽....」

  裕子的表情充滿不安感;三島的眼睛露出狂人的光澤。

  ??「這些東西要和奶一起洗澡,但用的是冷水,泥鳅是怕冷的,想要鑽入比較溫暖的地方,而且泥鳅有鑽洞的習性,在奶的下半身就有一個,可能是兩個,適合鑽進去的洞。」

  裕子聽到三島的話,臉色立刻變蒼白,三島看到她的情形又補充說。

  ??「奶可知道泥鳅屬於肉食性類嗎?鑽入陰道以後,說不定會咬到里面最重要的部份,或許還會進入子宮里。」

  過度驚嚇的裕子已經說不出話來,只有失去血色的嘴唇還在顫抖。

  ??「那麽,現在就開始吧,趁泥鳅還有精神的時候。」

  鐮田立刻把裕子的雙腿分成直角狀態綁在竹杵上,輕輕抱起裕子的身體,放入浴缸里,水達到胸部以上。

  ??「不要!求求你們,饒了我吧!」

  裕子瘋狂般的悲叫,可是雙手綁在身後,雙腳也被固定的現在,就好像沒有穿衣服的娃娃一樣一動也不能動;三島把買來的冰塊放入浴缸里,裕子立刻感到溫度下降。

  ??「奶還不想打電話嗎?不過事到如今,這件事情是非做不可;這一切都是奶不好,主張什麽正義。」

  ??「野獸,你們不是人!」裕子瞪大美麗的眼睛瞪三島。

  ??「要開始了...」三島提起水桶放在浴缸邊緣。

  ??「不要,饒了我吧!我什麽都答應,不要這樣....」

  就在這刹那,黑色的一群泥鳅到入浴缸里。

  ??「啊....救命啊.....」

  使不能自由活動的身體痙攣,裕子拚命搖頭慘叫;第二桶泥鳅也到進去;幾百只泥秋從窄小的地方獲得解放,開始在寬大的浴缸里扭動身體遊動;約有五公分長的泥鳅,有的把頭升到水表面上吸口氣又鑽進水里,有的在水里糾纏雪白的裸體。

  ??「哎呀......不要.....」

  黏黏的泥鳅在身上滑動的可怕感覺,使裕子發出慘叫聲,有無數的泥鳅在葡萄般的乳頭上用嘴碰一碰;本來散開的泥鳅現在慢慢開始向下腹部集中;大概把水中漂福的陰毛誤以爲是海草,有一百只以上的泥鳅集中在那里蠕動;還有一大群在大腿根四周,激動時和陰唇發生摩擦。

  ??「啊....救命啊.....哎呀......」

  裕子陷入恐慌狀態,瘋狂的求救。

  ??「差不多該鑽進肉洞里了,一旦鑽進去以後就不容易出來。」

  三島面帶冷笑。如今有大群的泥鳅向下體的前後洞集中;黏黏的東西在大腿根不停的遊動,頭部頂在洞口想要鑽進去。

  ??「嘿嘿嘿,差不多該願意和宏美聯絡了吧....怎麽樣?」

  聽到鐮田的聲音,裕子猛點頭。

  ??「這樣我還不懂,要清楚的說出來。」

  ??「啊....我聯絡!哎呀!進來了!」

  ??「要發誓做我們的奴隸!」

  ??「我是奴隸!你們兩個人的奴隸...;啊!進來了!救命啊...唔..」

  裕子昏迷過去;鐮田急忙拉起裕子,放在地上躺下,從肉洞里爬出一條泥鳅,露出灰白色的肚子在地上扭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