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大学生,通常都是有个好名声,但没个屁用, 我和女友经常身边都没有几个钱所以经常要兼职找个零用钱。 我想大家的兼职不外是补习,研究助理, 再不然就去肯德基麦当劳卖鸡卖包。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在经常去的理发店认识了一个洗发的少年, 他叫阿标他在店里也属兼职性质。 有一次洗头时跟他聊开,原来他还去当过临时演员, 每天800块左右他还讲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给我听, 当然特别是一些艳遇结果我也跟他去兼做临时演员, 后来我女友也跟我们一起去兼职。 你们有时看电影时,看到路人甲、路人乙, 或者刀战枪战中应声倒地的那些都是我们在演戏, 别说那样很容易镜头一转,我们又要爬起来再死一次!  我和女友在拍戏时当成互不认识对方, 她在芸芸临时演员之中算是相当漂亮的有人还劝她不如当正式演员, 不过我们来这里只是玩票性质赚了800元就走, 完全不想入娱乐圈。 干!就是因为她样貌不错,所以不少男的就会占她便宜, 好像有个副导演叫她就位的时候就会拍拍她的圆圆屁股 我在旁看见也不方便出声。 这次我们趁暑假来兼职,我们大概有十几个临时演员, 来到一个山头的墓地旁一看我们就知道是要拍鬼戏。 “你说我们今天会不会见到主角,那些明星大爷?”我问阿标。 阿标摇摇头笑说: “我只知道电影公司叫艺×, 是拍鬼戏的听说还是艳情片呢!可能可以看到美艳的女主角呢!” 干他娘的, 做临时演员就是这样事前甚麽都不知道,临场才有个工作人员向我们讲解要扮演的剧情和角色。 这次不出我们所料,是装鬼,于是我们匆匆在脸上扑上白粉, 有个化妆师拿来一些面粉团叫我们怎麽涂在脸上。 “殊殊……阿非,过来这边一下!”我听到有人在临时帐幕外叫我, 擡头一看原来是女友。 她见到我的脸吓了一跳,很快就笑出来, 说: “我差一点认不出你来!你的样子真像土里钻出来的鬼!” 我没理她 匆匆问她: “你来这里干甚麽?” 她就说: “我来问你的意见 因为我这场戏是要被鬼奸……”她声音低了下去。 我一听到她要被鬼奸,明知是假的,但却使我很兴奋, 老二在裤子里胀得好高。 大家都知道我喜欢凌辱女友,这个机会当然是不想错过, 但还是要装得像替她着想那样说: “那是做戏的 不是真的你自己考虑就行。” 嘿,我还以为女友不想做这角色,原来她是想做的。 听我这样一说, 高兴地告诉我: “那我就答应副导演吧, 他说这场戏可以给我双倍钱而且还可以给我选男对方, 到时我指定你就行了!”说完就匆匆回去她们那个女子队。 正式开拍时女友果然选我作对手,导演没所谓, 反正这场戏没有男女主角我们这些配角(其实连配角都谈不上, 只是活动布景而己)先在墓地里大混战一番。 剧场是讲几对男女来到墓地旁亲热,男的被鬼抓, 女的被鬼奸而镜头会特写我女友这里,其他几对作作样子就行。 副导演讲解我们要做的工作: 女友要穿上衬衫短裙, 一个纯情少女的样子她要和一个假男友来到墓碑前亲热, 然后我和阿标便跑出来阿标去抓她那假男友, 而我去抓女友把她按在墓碑前,先撕开她的衬衫, 为了要保证不走光只可以扯掉她胸口一颗钮, 然后我女友会吓得向前爬去我就抓住她的大腿, 伸手进她的裙子把她内裤扯下来,然后压在她身上像奸她那样动作就行了。 当然,她是穿两件内裤,只扯下一件,做做戏, 引起观众联想就行。 我女友也不是肉弹,不必在镜头前暴露。 “你们都明白吗?”副导演讲完之后大声问我们, 我们都点头。 我们开拍的时候天色突然阴下来,夏天天气就是这样, 那副导演却更高兴: “正合我意够鬼气氛!来, ACTION!” 我们开始演起戏来我女友和她那个假男友躲在墓碑前互搂着, 我看到那男临时演员很投入真的吻着我女友的嘴。 干他妈的,你还真会占我女友的便宜!还好很快我和阿标这两只“鬼”就出动抓他们两个, 当然还有其他“鬼”也抓其他的“情侣”顿时墓地哭叫声四起 还真逼真! 我按剧情把女友抓住用力撕开她的衬衫, 我心里想着: 力度要刚刚好不然多撕一粒钮她会走光的。 就是这样一迟疑,手稍一软,衬衫撕不开, 后面便传来副导演“CUT!”叫停的吼声其他临时演员也趁机向我发出嘘声。 我不好意思地向其他人鞠躬道歉。 再来一次,这次我再次把女友抓住, 女友悄俏对我说: “不要紧, 用力!” 我就在她假装挣扎逃开时撕开她的衬衫。 衬衫第一个钮扣掉下来,摄影机就靠近来, 从她宽开的衬衫拍进她的胸脯我女友在乳罩外的半边白嫩嫩乳房给拍进镜头里。 然后她反身逃走,我抓住她在短裙外的两条诱人玉腿, 使她伏跪在地上我伸手进她裙子,要把她的内裤拉下来。 她是穿两条内裤,我只要拉下她外面那条就行。 怎知我稍一拉,里面那条小小的内裤也差一点跟着扯下来, 毕竟是众目睽睽我怎会让女友出丑呢,于是没扯下来。 一念之差, 副导演又是大喝一声: “CUT!” 阿标把我拉到一边说: “我们做咖喱啡(临时演员)不能给CUT太多次, 不然以后都不录用了。 我看那副导演快发脾气,我知道她是你女友, 所以你才做戏不够放我们转换角色吧!” 我无奈地点点头。 阿标走过去和副导演说几句,副导演当然同意, 反正我们都不是主角换谁都是一样,只要能快拍完就行。 天下起雨来,副导演更急了, 大叫: “快拍, ACTION!” 我这次和阿标转换了角色我去追我女友那假男友, 很快就跑到镜头后站在一旁看阿标和我女友的对手戏。 这次阿标是不能再给导演喊CUT,所以他做得很投入, 他抓住我女友我女友这时才见到抓她的不是我, 而是阿标有些吃惊,但她也知道这次不能再CUT了, 所以也很投入地挣扎着。 雨势变大,把我女友的衣服都弄湿了,衬衫贴在身上, 显出她骄人的身裁阿标揪起她的衬衫,向两边一撕, 哇塞!他的力度很大整个衬衫的钮都给扯脱了, 我女友上身的曲缐都露了出来。 虽然她有个乳罩,但白色的薄乳罩给雨水一湿, 变得半透明乳头的黑影都现了出来。 我站在一旁看得两眼都快掉出来,我女友却像不知情, 继续演下去她反身半跪爬向前逃走,阿标从后抓住她的双腿, 然后伸手进她裙里去扯她的内裤镜头都靠上去, 我站在工作人员后面不能再看到做甚麽但那些还在墓地景里面演背景的那些临时演员就能继续看见。 我蹲下来,从人缝中向过去,见到女友的内裤已经给扯到大腿弯, 而阿标还抱着她的纤腰不停做那种奸淫的动作, 副导演还大叫: “GO ON继续!” 等了好一会儿, 才叫“OKGOOD TAKE!” 我们才舒了一口气。 我再见到女友时,她身上已经披着一件大毛巾, 急急忙忙跑到临时帐蓬里更衣。 事后, 我说: “我没看到阿标脱你裤子那幕。” 女友有点羞涩说: “我讲给你听, 你别骂我阿标扯我的裤子时,因为雨弄湿了我的裤子, 两件黏在一起所以他一扯就两件一起扯了下来。” 我给她这麽一说,大老二又胀得像瓜那般大, 这麽说女友裙子里不就完全赤条条?干!想起来都令人喷鼻血! 女友告诉我 那场戏后来给她三倍报酬2400块,她请我吃了一顿烛光晚餐。 好不容易才过了几个月,那电影终于上映, 我们相熟几个临时演员和平常一样去看自己有份演的电影 不过这次我的心情有种莫名的兴奋而女友却有点害羞, 结果给我和阿标硬拖去看。 我们演的那场原来是序幕,影片先是说有些情侣给鬼害了之后, 然后有法力高强的大师来制服那些野鬼。 我女友出现在大大的萤幕里,和她那“男友”在亲吻着, 我看到男的真的吻着她的嘴唇然后突然大叫一声, 野鬼出现了……再下来是阿标把我女友按在地上 扯开她的衬衫观众都哗了一声,连我们几个也都呆了。 我女友乳罩在镜头下变得更透明了,两个大奶球完全都露出来, 连乳头都可以看见! “怎麽会这样?”我女友把头依在我肩上说。 我知道这是因为镜头有红外缐功能,那天天气较暗, 所以要开动部份红外缐功能。 我还没来得及安慰女友,大萤幕上再次出现激烈镜头, 那些观众又是一阵哗然。 我瞪大眼睛,看着萤幕上阿标把我女友的内裤从裙子脱下来, 我细心一看果然是两件一起脱下来,然后阿标的粗腰贴在我女友的屁股上, 前后前后推了几下。 我暗自庆幸女友没有走光的时候,萤幕里阿标竟然把我女友的裙子拉起来, 推到她的纤腰上这时我女友两个白白嫩嫩的屁股都暴露在观众面前。 “怎麽会这样!”这次是我说的。 在我身边的阿标忙说: “别生气,是那副导演叫的。 ” 我女友也忙依在我手臂上说: “是, 是副导演比手划脚叫他掀起来。” 其实女友露屁股那一幕只有两秒锺左右, 也没暴露她最重要部位但我知道阿标和当时背景的十几个临时演员, 还有导演和工作人员都可能看见我女友的小穴!干!真是岂有此理!只有我当时没看见。 幸好我女友也只是个临时演员,所以镜头在她脸上停留不久, 所以不会有太多人认得她。 我不知道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气冲冲就离开电影院, 我女友和阿标知道自己不对忙跟我出来,用各种方法想哄我。 尤其是阿标,我知道他其实想占我女友便宜很久, 这次真的占了便宜觉得自己理亏,结果是由他请我和女友去KTV小房。 在KTV的歌声里,我和阿标喝了几杯酒,我还硬逼女友也喝两杯, 她不惯喝酒但因为今天要哄我,所以还是喝了。 结果阿标和我女友都有点醉意,我还清醒, 但假装发酒疯。 “干你妈的,你把我女友的内裤都剥掉, 甚麽都给你看光吧?”我的手搭在阿标肩上。 他说: “嘿嘿,没有啊,我当她是姐姐, 阿嫂看待。” 我进一步说: “怎麽样, 你看过有没有感觉?” 他有点愕然说: “不错, 大哥你有这样的女友真不错……” 我说: “你占她便宜没问题 但好歹也要跟我说声嘛!” 我女友见我满脸通红(我酒量算大 但脸很容易红)手搭在阿标肩上怕我们会打架, 忙劝我说: “非反正都过去了, 不要再……” 我回头对女友大喝一声说: “你呀, 你被人家剥掉内裤整个淫穴给二、三十对眼睛都看过, 你还有甚麽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女友给我一喝 整个呆住了我从来没对她这麽凶过,她有点害怕。 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不正常的心理又来了, 她落入我的计划里。 我之前在凌辱女友时都把自己装作不在场, 这次我趁酒疯 就要她在我面前被我凌辱! “来!”我继续假装发怒说: “阿标当导演, 我再和你演那场戏我也要和阿标那样!” 女友见我发怒, 觉得我在吃醋妒忌她让阿标占便宜,所以她完全没觉察我正在用计。 反而阿标在一旁,刚才还在害怕我发怒, 我说完这句他以为我真的醉了,反而轻挑起来, 说: “好吧我暂且当导演。” 还低头对我女友轻声说: “他看来真的醉了, 你还是装着演戏应付他一下,不然他发起火闹大事就不好了。” 干他娘的!阿标说得好听,其实他心里还想重温一下那天他和我女友的活春宫!不过这也正中我下怀。 阿标学导演喊: “ACTION!” 我朝女友扑上去, 女友很害怕要逃走我把她抓着,她今天不是穿衬衫, 而是背后拉链的连衣短裙我只能把她背后拉链一拉下来, 她光滑的背部露了出来。 她按那天的情节反身就逃,我从后抓住她, 把她乳罩背后的扣子扯脱了她“啊”叫了一声, 捂着胸前怕乳罩掉下来,我这时已经伸手进她裙子内, 把她内裤扯了下来她的短裙根本无法遮住可爱的白屁股, 所以两个圆圆白白的屁股露在我和阿标眼前中间的黑毛和红色的小缝都看得见。 女友慌忙坐在地上, 声音急促地对我说: “好了, 好了不要了,阿标也在这里。” 我的目的还没达到,怎会放过她?停下手来, 大声说: “你妈的阿标也不是没见过你的洞洞, 怕甚麽?”说完就把她推倒在地把她两膝握着, 向两边扯开。 哇!我自己也差一点喷出鼻血来,女友整个小穴无遮无掩地展现。 因为我把她双腿扯得太大,女友的小穴两片阴唇都张开来, 我们可以看见她的小洞洞令我意外的是她小穴已经湿润, 可能玩得太刺激她有了生理反应! 女友羞得闭起眼睛, 说: “不要不要这样。 ” 我却回说: “你说不要我偏要!” 说完还对在旁看呆了的阿标说, “干你娘的还装甚麽,上次没看清楚,这次给你看个饱!” 阿标不敢相信, 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有点怀疑我的意思。 我见他犹豫, 说: “干,没烂弗的(没睾丸)看你连看都不敢!” 阿标给我气得脸红, 也有点发怒说: “谁说我不敢看看谁没烂弗!”说完蹲下来, 把我推开占了我的位置,代替我把我女友的双腿扯开。 女友吓了一大跳说: “你们怎麽这样?”说完挣扎着在坐起身来, 但她似乎有点醉意只见她挣扎,但总是不能坐起来。 阿标对我说: “我不仅要看,还要插她一下, 看看谁没烂弗!” 他似乎对我说他没烂弗感到很愤怒 所以他用挑战语气跟我说完就真的用食指去挖我女友的小穴 我女友叫了起来但室内的音乐声很强,所以她的叫声被淹没了。 我有点不忍,虽然心里那种凌辱女友的心理得到满足, 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帮女友一把。 女友好歹也是个大学生,而阿标却是小我们几岁中学没毕业的洗头小子, 我心里很矛盾。 这回轮到阿标笑我说: “你害怕了吗?你没烂弗吗?”说完把食指和中指都深深挖进我女友的小穴里。 我女友又是扭着屁股挣扎起来,但右腿给他按着, 左腿给他压着像只待宰的羔羊那样。 我知道再挑起他的欲火,我凌辱女友的计谋就会成功, 于是我拉下拉链把老二掏出来,我老二早在看着女友把小穴露出来时已经胀得很大, 拿出来反而松了一下 对阿标说: “谁烂弗小, 来比一比嘛!” 阿标放开我女友脱下裤子和内裤, 他那肉棒怪粗的比我短一些,但龟头像小球那麽巨大, 旁边还生几根竖起来的短毛。 干,真丑! 我女友在一旁想找内裤, 但不知道被我扔到哪里她真有点醉意,所以好像有些呆板, 双手只护在胸前裙下春光一片却没理会。 阿标对她说: “你作公道,是我烂弗大还是你男友大?” 我这时假装想呕吐那样别过脸去, 然后坐在地上用手抱着脸,揉着眼睛,全副醉酒的样子。 阿标走过来,推了推我,我软软地靠在沙发边, 眼睛眯成一条缐。 “干你妈的!还要和我比烂弗!”他骂我, 看来他也有点醉再给我刚才用激将法一气,到现在还没气完, 他对没反应的我说: “你妈我现在干不到 就在你面前干一通你女友!” 说完突然反过身去 向我女友那边冲过去。 我女友自然反应就朝我这边躲来,但给他抓住了, 两人就磙在我面前的地上幸好地上有地毯,不然真的会跌伤。 我女友给他这样一摔,可能头脑有点昏, 连衣裙给他整件扯到肚皮上也不知道整个下体光光的, 还给他曲起双腿扯向两边,阿标稍提一提已经胀得发硬的大鸡巴, 朝我女友那张开的两片阴唇间就插了进去。 “啊……不要……”我女友好像清醒了不少, 见骑在她身上的是阿标又羞又怒, 但不敢太大声对他说: “你怎麽这样?阿非是你的朋友!” 阿标咬着下唇, 粗腰又扭动了几下大鸡巴把我女友的小穴插得“吱吱”有声, 说: “朋友又怎样?谁叫你生得这麽水(漂亮)我第一次见到你 你给我洗头的时候我就想干你!” 我知道我女友只要小穴被任何物体插进去, 她就会全身无力所以她现在给阿标抽插着,只是叹息了一声, 没再说话干脆闭起眼睛,任由他淫弄娇好的身躯。 阿标这时把她的连衣裙从她两肩剥下来, 整件裙扯在她肚子上他的手急不可待地握着我女友那两个相当骄人又白又嫩的奶子, 还伏下身去用舌头舔弄她的奶头把奶头咬扯得“卜卜”有声。 干!我可不想他这样咬,把她的奶头扯得不成样子, 以后怎麽办? 我就这样近距离眼巴巴看着女友给阿标的坏朋友奸淫着 他正面干了我女友好一会儿又要我女友双手架在我身上, 然后他从后面插她的小穴。 干他娘的!真的当我死去那样。 不过我看得兴奋极了,可爱的女友被这比她年轻的男生干得死去活来, 一对奶子在空气中没有承托地乱颤着阿标当然没有放过这大好机会, 伸手过来把她两个奶子按圆搓扁肆意揉搓,弄得我女友呻吟不断。 不巧这时有个男侍应推开进来说: “先生, 还要不要啤酒或水果盘?” 话没说完就给眼前这光景吸引住了 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半跪在地上被阿标干着的女友 看着她两个大乳房被揉捏着那人张着嘴巴,口水好像快要流下来那样。 差不多有十几二十秒, 那人才对我们急急点头说: “对不起, 打扰了……” 然后依依不舍关门离去。 阿标这小子经验还是不太足,没多久就“滋滋滋……” 在我女友的小穴里面射了一通。 我有点害怕,我最终可能玩火自焚,如果女友真的被人干大了肚子, 会有甚麽后果?  阿标在我女友身上泄完欲火之后 还算有点良心帮我女友穿好衣服,还扶她去洗手间。 等他们回来之后,我还倚在沙发上。 他们的衣服都整齐了, 女友推推我说: “人家KTV打烊了, 我们要走了。” 我才假装惺惺忪忪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三个人互相扶着离开那间KTV。 离开时,我看见那男侍应对我女友露着诡异的笑容, 我女友不敢直视他。 这次凌辱女友实在太成功了,我事后也不禁赞赏自己, 还不断回味那晚阿标在我面前干我女友的情景。 每次想起那情景,我都会打手枪,有时一次还不够, 要来两三次所以那次之后一个月内,我足足瘦了两公斤。 真是干她娘的,想起她被凌辱的样子,我觉得还是值得。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我头发长了,又去那理发店。 阿标为我洗头的时候, 笑笑说: “那晚我们去KTV, 开不开心?” 干 他还在回味我女友! 我说: “没甚麽, 我没唱几首歌已经醉了!” 阿标哈哈笑说: “大家那麽熟 现在你女友又不在别再装醉酒。 那天我特地在你面前干你马子,你是不是看得很兴奋?” 干!干!干!干他祖宗十八代, 原来这小子竟然洞穿我的计划!我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 竟给这他妈的洗头臭小子识穿了! 我很尴尬地笑笑 没再回答他我心里其实是恼羞成怒,况且给他知道后, 很难保证他不会跟我女友说出来。 于是之后我不再去那理发店,也不准女友去, 女友当然知道那晚被阿标上了也没面子再去。 大学功课较忙,我们没再兼职临时演员, 结果和阿标断绝了朋友关系只是后来我和女友走在街上时, 都很担心再碰上他。 所以我奉劝和我有相同嗜好的色友要小心行事, 要出卖女友或妻子也要选个不认识的人会比较好, 出外旅行是最好的因为没有后顾之忧。 因为现实生活里,你和女友还是要相亲相爱, 在性方面寻找刺激之余千万别影响日常生活, 这样才不会弄出悲剧来。 我最初以为这种喜欢凌辱女友的怪癖是很少人, 后来我才知道我朋友里面也有这种人以后有机会再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