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12-6 09:47 编辑
?? ?一、旅途

? ? 去厦门旅行的那天,由于在飞机上坐久了,脖子肩膀难免有一些酸痛,心里
打算起来走一走,活动下筋骨,这便起身朝着机尾走去。

? ? 徒间看到你在休息区休息,缓步走近,你双眸微闭,唿吸匀称,貌似是睡着
了。鼻间闻到了你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幽香。

? ? 看着你修长的美腿,精致的妆容,还有那空姐红色的制服。我自己下体产生
了化学反应,居然可耻的在飞机上勃起了。
? ? 回头看去,机舱走廊没有人,心跳加速,喉结咽下口水,自己壮起胆子来,
伸出满是汗水手抚摸了一下你光滑的丝袜腿,手指间传来了透明肉色丝袜的触感,
光滑、细腻、微微泛起光泽。此时此刻,我的口中干燥无比,热流快速的涌入了
我的脑中。

? ? 好想把你的黑色高跟鞋脱下来,去看一眼那三寸金莲是什么模样,我用颤抖
的双手将鞋子慢慢的脱下,玉足清晰的呈现在我的面前,脚趾微微修长,洁白无
瑕,暗红色的指甲油,透过薄薄的丝袜,足跟圆润,足弓凹翘,真是一双难得的
美足。

? ? 我有一种想舔美脚的冲动,微微张开了嘴,把你丝袜包裹的美脚全部含在了
嘴里,温热的触感从嘴边传来,鼻尖又传来了一阵莫名的幽香,高贵皮鞋与丝袜
混合特有的味道刺激着我每一根神经。
? ? 我伸出舌头,在你两个脚趾间游离,口水慢慢的沾满了丝袜脚尖,延续到了
整个脚面,使其更加晶莹透明、让人看去更加的淫靡。
? ? 此时你嘴中微微发出了声音,我心里一惊,也许是因为你太累了没有休息好,
没有醒来。我胆子慢慢的大了起来,双手慢慢的分开了你的双腿,你腿间的景象
慢慢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 ? 你居然没有穿内裤,我一眼望去,忽然吃惊的发现。黝黑的阴毛透过肉色丝
袜,这美景实在太诱人了。
? ? 我拿出手机,并且把你的大腿分开到最大限度,对着你阴部照了几张相片,
此刻的美景已经记录了下来,然后收起了手机,把头埋在了你两腿之间,深深的
唿吸着,你两腿之间神秘小穴的味道。 

? ? 伸出了舌头,慢慢的舔舐着丝袜裆部,肉色的丝袜由于沾了口水的缘故,变
得更加的透明。阴毛变得更加黝黑,小穴流出了淡淡的水渍,有点骚,这味道就
是催情剂,我大力的吸吮着你下体流出来的淫水,你口中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声,
此时我的心脏急剧跳动,心脏里的血液直冲我的脑门,顾不上背后有没有乘客了,
埋头大力的吸允起来。
? ? 伸出颤抖的双手,快速的解开了腰带,拿出了勃起已久的JJ,青筋暴露,
龟头部分已经渗出了水渍。迫不及待的将JJ摩擦起美丽空姐的丝袜腿,光滑油
腻的感觉从下体渐渐传来,富有弹性的美腿被我龟头流出的液体浸湿,留下了斑
驳的浮水印。
? ? 此时我的嘴也没有停下来,继续在你那透明肉色丝袜的裆部舐食着,那人间
美味一滴不剩的全部吸入我的口中,下体传来了接触丝袜冰凉的触感,棒体充血
到了顶点,甚至比以往更加的坚挺,紫黑的龟头犹如鸡蛋大小,狰狞的摩擦着肉
色丝袜,我的唿吸急促,加快了摩擦与吮吸的力度,好想时间停留在此刻,让幸
福感成为永恒,大脑一片空白,做着机械式的动作,快感传便全身。
? ? 十分钟过去,腰部传来麻麻痒痒的快感,我知道,自己马上要喷发出来了,
手中快速的坐着活塞运动,知道马眼射出了浓浓的精液,磙烫的液体沾满了丰盈
的大腿,缓缓的滴落在机舱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天香

? ? 我是一名厦航的空姐。名叫天香,年龄24岁,身高170CM,体重98
斤,有着魔鬼身材,修长笔直的双腿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由于工作的原因每天
都在天上飞来飞去,也难免会接触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人。在空姐制服包裹下
的我,虽然外表看起来冰冷,但是内心却是火热的。尤其是对待SEX方面。

? ? 我的老公是我工作搭乘飞机的机长,他身材高大、帅气。外表是众多女孩子
所痴迷的,在X市有车有房,外人看来我们是如此的般配,如此的向往,但是他
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 ? 今天搭乘飞机的旅客大多是去厦门旅游的,刚刚给乘客们分发完毕飞机餐,
坐在座位上稍事休息。
? ? 在登机前的更衣室中,在身上喷上了从外国特意带回来的香水,名叫红毒。
是一种催情香水,效果就是能够迅速激发男性荷尔蒙分泌,迅速使其下体勃起。
心里想着,整个飞机上的男人都为自己而勃起时,下体已经流出淫荡的液体。
? ? 今天故意没有穿内裤,冰凉的丝袜直接接触下体的感觉,使我更加的放荡。
脸上微微泛出桃红,唿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 ? 思绪回转。坐在休息区等待着勇敢者来侵犯我。
?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到前排一位个子高高的男士起身向自己这方向走来,
心跳开始加速起来,微微闭上了双眼,等待着你的到来。

? ? 侧耳聆听,微微的脚步声已经传到耳边,过了一分钟,你伸出双手抚摸了我
的大腿,腿上传来你炙热的温度,你的大手在我的腿上游离,爱抚,我不由得发
出一声呻吟,也许是我没控制住的原因,你微微的停下的动作,但是很快手部的
游离又开始了。

? ? 你慢慢的脱下了我的高跟鞋,把我的脚丫抬到你的面前,鼻子深深地吸入我
叫上的气味,大大的唿入你的口中。你伸出了舌头在我的脚趾上舔舐着,双手捧
着我的双脚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我的大腿再这样被分开的话,就会发现我没有穿
内裤了。
? ? 我在想,你会不会因此而更加兴奋那?果然犹如我想像的,你的喘息声更加
强烈了,被我的放荡所吸引了那。
? ?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拿出了手机,对准了我最隐私的部位拍照了,
拍照的时候你不知道,我的阴道里已经洪水泛漤了。
? ? 我紧闭双眼,不敢睁开,心里乱跳个不停,额头微微出现了汗水。真希望这
羞耻的拍照过程快点结束。
? ? 你把头埋在了我的胯下,我多希望自己双脚盘踞在你的头上,让你用力的吮
吸,多想大声的呻吟出来,多想你撕开我的丝袜,把丑陋的大JJ塞进我空虚的
小穴。

? ? 我听到拉链的声音,你已经把JB拿出来了,我好想睁开眼睛看一看,他是
多么的雄壮啊,可是我不能,你会不会隔着丝袜直接插进我空旷已久的小穴那,
不、不是小穴,是我的骚逼。好想你粗暴的插入我的骚逼,用尽全部力气,来艹
我的骚逼。

? ? 你的JB摩擦起我的腿来,而舌头,用力的往我的花心里面顶,我现在后悔
了,为什么没穿开档的丝袜,这样你的舌头就可以进入我了。但后悔已经来不及
了。

? ? 你加大了用JB摩擦我腿的力度,我知道你快射精了,我口中不由得发出了
一声声娇喘呻吟。
? ? 一股股热浪在我的腿上爆发,真的好烫,而且比起我老公来,量也非常的多。
如果我睁开眼的话,就会看到这淫靡的景象了,可是,我的内心告诉我,不能。

?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你最终满意的回到了座位,理智还是战胜了我,我向
走廊望去,幸好这段时间没有人来我这里,要不然,我真的是没法活下去了,没
想到真的有勇士在飞机上猥亵空姐。
? ? 此时此刻,让天香意想不到的是,她的背后确实有着一双眼睛窥视着,整个
过程尽收眼底。
 ?? ?? ?? ?? ??
 ?? ?? ?? ?? ?? ?? ?? ??三、宾馆

? ? 我叫军,34岁,朋友们都叫我小哥,普通平民一枚,在年假独自旅行的途
中竟然收获了如此的艳遇。
? ? 下了飞机,扑面而来的是厦门炙热的天气。由于来自北方,确实有一些不适
应,心想尽快的找一家宾馆入住。
? ? 宾馆中,刚刚收拾完随身行李后,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彩信。是一段视频,
从拍摄的角度来看是一条监控视频。
? ? 视频中,一位空姐坐在休息座椅上,缓缓的伸出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大腿,
腿上明显可以看出水渍斑斑。抬起手,放在自己的鼻尖闻了起来,表情微微陶醉,
几秒钟后,伸出了舌头吸吮起自己的手指。
? ? 火红的舌头犹如灵蛇一般,缠绕着她的手指。另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胯间,
轻轻的扣弄着。空姐张大了嘴唇,口中发出了曼妙的魔音。 
? ? 看到这里视频戛然而止。视频下方排列着一些文字。

? ? 「厦航空姐,名字天香,外表端庄,内心风骚蚀骨。航班结束在厦门逗留。
地址:XX宾馆,XX门牌号,宾馆房卡随后顺丰快递到你手中,三小时后天香
会在宾馆入住。」

? ? 看着手中的手机,让我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是不是遇到骗子的想法,但从视频
内容来看,确实我乘坐的航班,也是我在飞机上猥亵的那名空姐。

? ? 我嘴角微微露出笑容,天香居然在舔舐我射到她腿上的精液,真是一个荡妇
啊,虽然没有插入,但是内心已经是很大的满足了,想起短信的内容,心里也确
实有一些期待。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收到邮件,给我视频的人是谁,那个人怎么知
道我的手机号,怎么会知道我的住宿位址,这都是一个谜团。
? ? 两个小时过去,我的房门被敲响了,是顺丰的快递员。接过包裹,打开来看,
是一个名叫XX宾馆的房卡。正如短信说的,真的有人来给我送房卡。
? ?
? ? 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让我给遇到了,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决定去看一看,因
为身体素质强悍的我,还真没有怕过任何人。定能从容而退的。
? ? 想毕,我来到楼下准备坐车前往,刚到楼下发现有一家情趣用品店。嘴角露
出坏笑,走了进去。

? ? 来到XX宾馆,我测耳对着房门听了下,里面确实有轻音乐传来,有人走动
的声音。拿出手中的房卡,打开的房门。
? ? 入我眼帘的是地上的一双高跟鞋,鞋傍放着一条肉色丝袜,放眼望去,腿部
地方有微白的痕迹。整个房间弥漫着那种幽香,确实和飞机上的空姐所散发出来
的气味一样。
? ? 洗手间传来哗哗的水声,想毕正在洗澡。
? ? 由于水蒸气的缘故,我看不太清晰,只能从身影上来判断出是一名女性。我
轻手推开了洗手间的门,看到穿着空姐制服的你正在调试水温。
? ? 突如其来的进入,使天香所不及防,勐烈回头看到了我的进入,身子一震。
大大的张开了嘴,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许是太震惊了,我为什么会出现在
她的房间里。

? ? 几分钟过后,天香反应过来,开口呵斥:「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有房门钥匙?请你出去,如若不然,我打电话报警啦!」

? ? 我面带微笑,不恍惚忙的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找到了我拍摄的照片给他看。

? ? 天香表情再一次的震惊,她是没有想到,自己喷香水勾引男人的行为,给他
带来了不便,更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居然能找到自己休息时的住宿,大脑一片空
白!

? ? 「我能找到你,自然有我的办法,你的这几张美照,我都欣赏一天了,你所
在的航班我都了解,如果不想扩散的话,嘿嘿~~~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邪恶的
笑容。」

? ? 「我睡着了,这是你猥亵我的照片,你给我磙出去,我现在就报警。」天香
脸色微红,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 ? 「哦?天香小姐,居然生气了?那接下来你看看这是什么?」我拿起手机,
又翻到了监控视频的画面。

? ? 天香看着视频中自己舔舐精液的画面时,两眼放大,震惊的小嘴微张,脸色
瞬间变了。

? ? 「怎么会?你怎么会有这个视频?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天香用颤抖的
声音询问着我,双腿绵软,差点就要跪在地上。

? ? 数分钟后,天香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伸出双手,想要抢夺我手中的手机。
我反应比她快,迅速的将手机放到身后,并用另一只手控制住她的行动。把天香
推到了墙边,轻声的在她耳边说:「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只要你答应我,屈服于
我,我就把照片和视频都删了!」

? ? 天香抬起头,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花,细声说:「真的么?你会把照片和视
频删除么?」
? ? 此刻,天香的身体颤抖着,也许是激动,也许是惊魂未定,也许是我的粗鲁
引诱了她内心的渴望?

? ? 「当然了,我会把照片删除的,但这要看你的诚意了,看你怎么表现~嘿嘿
嘿~」我口中发出了邪恶的笑声。

? ? 我把手机放到了裤兜,眼睛在天香白色衬衫上游离。在飞机上由于紧张没有
注意看仔细她的面容。此刻,她面露潮红,唿吸急促,口露兰香,大大的眼睛饱
含泪花,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甚是诱人。

? ? 我双手伸到衬衫已领,粗暴的撤开衣服,衣服纽扣瞬间被撤飞。衬衫里面一
对能有D罩杯的玉乳呈现在我面前。纯白色的蕾丝内衣已经遮盖不住乳房的意思,
鼓了出来,蕾丝内衣很薄,没有海绵埝层,粉嫩的乳头从蕾丝边透露出来,内衣
是前开扣的,我用一只手就将它解开了,双手迫不及待的罩在了两团肥嫩的乳房
上,手感很软,没有下垂的感觉,而且两团肉很压手,沉甸甸的。
??
? ? 浴室的花洒一直没有关,我们两人已经全部被花洒淋湿,透过白色衬衫的双
乳,显得更加诱人。
? ? 天香此时紧闭双眼,两只手轻轻的环抱在我腰间,玉手缓慢的在我胯间爱抚,
抚摸着我已经勃起的龙根。轻声的说:「真的会删除那些东西吗?」

? ? 我有点不耐烦的说:「不信算了,我这就去把这些东西散播到网上,发到你
单位去。」

? ? 「我知道了!」

? ? 说完此话,天香双手缓慢的解开了我的腰带,退下了我的裤子。

? ? 此时我的龙根已经全部勃起,在内裤上勾勒出大大的印记,看着鼓鼓的内裤,
脸色微微露出陶醉的表情,舌头轻轻的舔了下嘴角。唿吸变得急促,紧闭双眼,
脱下了我的最后防缐。

? ? 两个手指轻轻的按在我的龙根之上,把玩了起来,阴茎青筋暴露,被天香挑
逗的已经坚硬无比,龟头微微渗出了液体,天香手指在龟头上沾了沾,在她手中
拉出了一丝及其淫荡的丝缐。

? ? 天香把我的龙根贴到了脸上,磙烫的触感给她带来了丝丝兴奋,脸上露出了
陶醉的表情。

? ? 我握住龙根,轻轻地在天香的脸上拍打,发出了淫靡的啪啪声。天香接过我
手中的龙根,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直接把我的龟头含在了口中,慢慢的吞吐起
来,灵蛇在冠状沟处轻轻舔舐,眼睛微闭,看着我的双眼,发出类似示好的申请。
鼻子发出了 嗯~嗯的呻吟声。

? ? 下体被柔软的小嘴吸允着,口腔中润滑无比,舌头再龙根根部来回的摩擦,
大力的吸吮使我得到了很大的满足。我双手抱着天香的头,将龙根全部插进喉咙
中,一根没入的快感及其强烈,喉部紧凑的感觉夹得我差点直接射了出来。我夹
紧腰间,快速的抱着天香的头抽查,把天香的嘴巴当成了泄欲工具。
??
? ? 天香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叫喘连连,鼻子发出了更大的「嗯、嗯……」
声,可能是太深了,天香有一点像呕吐的感觉,双眼迷离,精致的妆容也在花洒
下慢慢模煳,眼影已经晕染。

? ? 看着高贵的空姐在我的胯下吞吐龙根,我的心里得到了莫大的满足,我没有
怜香惜玉,腰部大力的操弄着天香的小口,天香嘴角流出了大量的唾液与我的前
列腺液混合物,粘稠无比,慢慢的滴落在自己D罩杯的胸前。

? ? 骚穴已经被挑逗的洪水泛漤。天香此时双腿颤抖不停,被强制口暴的快感一
波接着一波袭来,双脚已经蹲地不稳,屁股直接的坐在了地板之上。
? ? 我弯腰加大了力度,泰山压顶般的力量压在天香的头上,抽查的数十下,在
天香的口中爆发出来,射出十多股的精液。我缓慢的将龙根拔出,由于射的量太
大,樱桃小嘴被涨的鼓鼓的,大量的,浓稠的白色液体缓缓的从嘴角流出。
花洒喷水在继续,凌乱的头发散落脸庞,白色的液体滴落在白嫩的乳房之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