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房间里传出几声女人的呻吟,即便是徐源亲眼所见,他还
是不太相信这是一个女人被抽打时所发出的声音。虽然是午后,房间的窗帘拉上
了,显得有些昏暗。一个身材中等的女人身上绑着粗粗的红绳跪在床上,两个乳
房被粗绳夹成了尖笋的样子,原来洁白的乳肉变的艳红,上面还有几道皮带抽过
的印痕。这个女人的乳房很丰满,即使是被绑成了尖笋的形状,也不难看出她的
丰硕。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手里拉着红绳,那红绳卡在女人的阴唇之间,完全隐没
了。
高挑女人一拉,跪在床上的女人便发出嗯啊的呻吟声。「骚货,叫你发骚,
抽死你!」女人说着右手的皮带又狠狠的抽了下去。「啪」的一声,女人洁白的
背上又多了一道血红的印痕。
「啊!」跪在床上的女人发出一声惨叫,一边颤抖一边说道:「我是骚货,
求求梅姐日我吧!」女人不是第一次被身后的女人鞭打了,她无法反抗,只得承
认自己是个骚货,求身后的女人去肏她,这样她就不会再用皮带抽她了。
身体高挑的女人哼了一声,「想让我日你!骚货,想得美!过来舔我!」女
人对着虚掩的门微微转过头,好像故意要让门外的男人看清房间里的一切。女人
又用皮带狠狠的抽了下跪在身前的女人,将皮带往床边一扔,左手狠狠一拉,粗
糙的红绳勒在那女人的阴蒂上,痛的女人又叫了声。
「不许叫,过来把我的裙子解开。」
跪在床上的女人愣了下,今天老板的命令让她有些意外。以前老板也常折磨
她,可从来没有让她去舔她的阴户。跪在床上的女人有些犹豫,她的老板又用力
拉下了红绳。「怎么了,你这个贱货,是不是还想着彪哥来干你?」
「没……啊……」
「那还不快些!」梅姐又用力拉了下红绳,眼睛瞟了下房门,脸上露出一丝
的微笑。跪在床上的女人下了床,跪在梅姐的身边解开她的裙子。徐源紧贴在门
上,透过门缝看着房间里面。只见梅姐自己拉下裙子后面的拉链,跪在梅姐身前
的女人拉着裙摆慢慢向下拉。紫色的半透明乳房罩,浅色的蕾丝的花边与洁白的
肌肤浑然一体,漂亮性感的乳罩似乎撑不住两个洁白圆润的肉球,随时就要被撑
爆了的样子。裙子慢慢地落下,纤细的小腹下被一片半透明的三角布片遮着,中
间露出黑黑的一片。
真想不到,梅姐快三十的人了,身材还保持的这么好!徐源暗叹一声,又朝
房间里看去。「骚货,快些!」梅姐对跪在身前的女人还不满意,用高跟鞋尖踢
了下女人的阴户。那女人吃痛,怕老板再对她施暴,迅速的拉下了女人的那小的
可怜的半透明的紫色内裤。
梅姐对着房门分开了双腿,漆黑的阴户上泛着些亮光,那儿已经湿了。不难
想像,梅姐在对那个女人的虐待中获得了某些快感。梅姐睁开媚眼看了看虚掩的
门缝,将双腿分的更开了。站在门外的徐源看到梅姐的双腿间裂出一道粉红的溪
谷,「咕噜」吞下了些口水。以前徐源也偷看过梅姐虐待她的秘书——那个叫姜
春丽的女人,他只是暗骂了几句骚货,就不去管那两个女人了。
徐源知道这是梅姐故意的,好几次了,每次徐源按梅姐的要求来她办公室的
时候,办公室里总是没人,而里面的休息室里则不时传出女人的淫叫声。徐源虽
然不太喜欢女人,但梅姐的心思他自然也明白。不过梅姐虽然没有结婚,却是彪
哥的情妇,徐源就算喜欢女人也不敢打梅姐的主意。那梅姐也是,她喜欢徐源,
却也不也正跟他发生些什么。每次徐源来的时候,她便故意在办公室里虐待女秘
书,向男人展示她性感的身体。要是徐源动心,那她以后有机会,便可和他一拍
即合了。可几次下来,梅姐都没从男人那儿看到火热的目光。梅姐还以为徐源是
个性冷待或者是个男同什么的。可是自从徐源认识海凤凰以后,慢慢的,梅姐发
现徐源看她的眼神变了,原来纯洁的目光里充满了男人对女人的慾望。所以梅姐
要在男人离开的时候再试一次,或许徐源离开她的公司以后两人玩地下情还不会
被彪哥知道。
徐源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女人没什么兴趣,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有同性恋
的倾向。但现在不一样了,自从三个多月前认识了海凤凰以后,一切都发生了变
化。
徐源刚大学毕业,毕业实习的时候就由省城回到了家乡,江南的一座小城。
徐源到赵梅的电子厂做实习生,本来是在车间里干活的,活不重,车间里有
很多女人,包括外地来小城打工的小姑娘。那些小姑娘大多是中专毕业,最多也
就是跟徐源一样,是个大专生。多数是中西部地区过来的,看到小城的生活水准
比她们家乡好多了,便都想着在小城定居。徐源个子有一米八,虽然偏瘦了些,
但并不影响他的帅哥形象。加上他年轻又未婚,家境也还不错,自然成了电子厂
里的白马王子。可徐源偏偏对每个女人都不冷不热的。越是如此,倒追徐源的女
人就越多,因为他还没女朋友,大家都有机会。一时间,徐源便成了女人们嘴里
谈论的焦点,不光未婚的女孩谈论,就连结过婚的少妇也谈论。
赵梅不知道厂里还有这样一个「少女杀手」存在,有一次去财务科,听见几
个小女孩在谈论徐源,有一个女孩说有一天在街上看到徐源和一个女孩子走在一
起,其他几个女孩便显得神情有些激动,差点和那个女孩吵起来。赵梅回办公室
后便问她的秘书,那个经常被她虐待的姜春丽。姜春丽也还未婚,自然也是喑恋
徐源的女人之一,甚至还把徐源当成她意淫的对象。听老板问起徐源,姜春丽被
把徐源的情况说给老板听了,还添油加醋的为徐源吹捧一番。
赵梅听姜春丽这么一说,真有心认识徐源。听姜春丽说徐源在生产缐上做实
习生便对姜春丽说道:「你去跟人事部的老王说下,把徐源调到业务部去,让他
跑业务去吧。」姜春丽听赵梅的话暗喜,如果有个男人让赵梅喜欢上了,也许赵
梅就不会这样折磨她了。可姜春丽没想到,徐源竟然对赵梅赤裸裸的勾引无动于
衷。
徐源呢,就这样稀里煳涂的进了业务部。一个实习生能做什么呢?徐源待着
办公室里每天就是泡泡茶,聊聊天。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消息,说徐源是赵梅
的亲戚,业务部的经理也不敢管徐源的事情,反正一个实习生,爱干什么干什么
去吧。
业务部离赵梅的办公室不远,徐源来后,赵梅到业务部视察的次数明显就变
多了。徐源初见赵梅,并不觉得这女人有多美,因为他对女人没什么感觉,甚至
有些排斥。后来徐源「碰巧」撞见了赵梅和姜春丽玩同性游戏的时候还觉得她很
骚,是个淫妇。见了两次以后,徐源也感觉到了发生在他身边的事情并非偶然,
老板赵梅有意在勾引他,徐源这才注意起赵梅来。不过那个时候的徐源对赵梅没
什么非分之想,他对女人没兴趣,更何况赵梅的身份,对她有兴趣,那不是找死
嘛。
徐源虽然是业务部的员工,可外出公司基本上都是陪着赵梅出去的,有时候
他比姜春丽更像赵梅的秘书。不过赵梅带徐源出去也大多是应酬客人去了,与电
子厂有业务关系的都知道赵梅的身份,也不敢为难她。但必要的应酬是要的,这
点赵梅很清楚。徐源虽然年轻,这一套却也很懂,这样一来赵梅就更喜欢他了。
没人的时候,赵梅便像个老色鬼一样,在年轻男人身上吃点豆腐。令赵梅意
外的是,徐源竟然脸红。赵梅原以为徐源是怕她的身份,不敢和她过分的暧昧,
没想到这小子还不解风情,赵梅便寻思着如何把这个愣头青神不知鬼不觉的养起
来。
几个月前,赵梅带着徐源出去会客。这一次是外省来的大客户,赵梅便带着
徐源去了黄金海岸——小城最豪华的夜总会。虽然小城规模不大,但地处江南,
民间富庶,豪商巨贾不在少数。离省城和上海又不远,所以服务业兴起的很早,
但黄金海岸在小城却是新开的。彪哥也有个娱乐城,那是很多年前就开起来的,
与黄金海岸相比就显得有些老土了。赵梅要安排外省来的大客户,便只好请客人
来黄金海岸。
赵梅不是第一次来黄金海岸,她与这里的老板海凤凰算是相识的了。海凤凰
是省城来的,虽是黄金海岸的老板,但明白人都知道,她只是摆在台前的花瓶。
黄金海岸的大老板在省城也是道上混的,他的后台就比彪哥硬多了。他看中
了小城的生意,硬在彪哥的地盘上开了家豪华夜总会。黄金海岸与彪哥的娱乐城
算是错位经营,彪哥的娱乐城走的是大众路缐,而黄金海岸只是走高端路缐,专
为有钱人服务。彪哥也早想开这样一家夜总会了,只是市里的领导说了,开这样
的夜总会,上面没有足够的路是会出大事情的。彪哥没办法,只好拖了下来,却
被海凤凰占了先机。
海凤凰却不是彪哥眼里的花瓶,她到了小城,不到半年就笼络了其他的黑社
会小势力。在小城,除了彪哥就算是海凤凰了。不过海凤凰对彪哥也很客气,似
毫没有强龙要压地头蛇的意思。而且海凤凰只经营她的夜总会,并不抢彪哥其他
的生意。虽然黄金海岸抢了彪哥的夜总会生意,可那也算彪哥没那能力,怪不得
海凤凰,要是就这样去海凤凰那儿找茌,只怕会被道上的人笑话。再说海凤凰背
后的势力也不是彪哥和他的后台能得罪的,所以彪哥也只好忍着,还让赵梅常去
黄金海岸,与海凤凰结交。
说来也巧,那天赵梅和徐源去黄金海岸,竟然碰到了海凤凰。海凤凰初见徐
源,便被徐源还带着天真的眼神吸引住了。不得不说,那个时候的徐源算是纯洁
的。尤其是在黄金海岸那样到处都是性感妖艳的女人的地方,在他的眼里还看不
到男人见了性感美女所流落出来的慾望。
「哟,梅姐,这小帅哥是谁啊,是你新收的小弟吗?可真俊哟!」海凤凰对
着赵梅和徐源笑嘻嘻的,声音娇媚之极。徐源听了,却是浑身的不自在,他看了
海凤凰一眼,心里暗骂了声骚货。每当徐源街上见到妓女模样的女人他就会在心
里暗骂几句。虽然海凤凰是徐源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可他还是把她当成了妓
女。
在他的意识里,只要是在黄金海岸工作的女人,没有不是卖的。
赵梅见海凤凰不时的瞟着徐源,心里有些不自在。不过她脸上一点不快的表
情都没有,对着海凤凰笑道:「哟,是海妹妹啊,真巧了。我今天可是给你捧场
来了,海妹妹可要帮我找几个好点的小姐陪我的客人啊。」
「我这里的小姐还不能让你的客人满意嘛,梅姐就放心好了,在我这儿包你
能谈成大生意。这小帅哥不会就是你的客人吧,那样可就用不着我这儿的小姐了
噢。」
海凤凰说着看着赵梅和徐源。赵梅听了海凤凰的话心里一惊,这女人可真厉
害,竟然看出我对徐源有意思。不过赵梅并不惊慌,毕竟她与徐源是清白的。
「海妹妹说笑了,这是徐源,我们公司里的业务员,是跟我来陪客人的。徐
源,这位便是小城大名顶顶的海凤凰小姐,还不叫声海姐。」赵梅无奈的把徐源
介绍给海凤凰。她哪能不明白,海凤凰多半也看上了徐源。
「海姐。」当徐源听说面前的漂亮女人便是大名顶顶的海凤凰时竟有些不知
所措。年轻人多多少少有些英雄梦,而成为雄居一方的老大也曾是英雄梦里的一
个,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竟然做到了。
徐源又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女人。
一头黑绸般柔软地秀发批散在肩上,娇媚的瓜子脸上一对灵活生动的眸子顾
盼生姿,媚光四射。薄薄的红唇很湿润,还散发着唇香的味道。晶莹润泽的洁白
玉颈被秀白遮住了些,露出了性感迷人的锁骨,圆润香肩下微微外露着如嫩滑凝
脂般的洁白酥胸。高挺的胸部将黑色的纱裙撑的鼓鼓的,浑圆而饱满的乳球挤出
一道深深的乳沟,在黑纱裙的掩盖下充满着成熟少妇的风韵与妩媚。徐源这才注
意到海凤凰身上穿着黑纱长裙,显的高贵典雅,与夜总会里那些性感风骚的女人
有着天壤之别。
「原来是徐公子。」海凤凰笑着向徐源伸出了手。徐源伸出手在女人玉葱般
的手指上轻轻握了一下,只觉得这女人的手指柔若无骨。海凤凰咯咯一笑,手指
在徐源手心上轻抚了下说道:「徐公子可真是怜香惜玉啊,以前与我握手的男人
都恨不得把我的手掌给捏下来。」
也不知是被女人说的,还是被女人摸的,徐源有些尴尬的说道:「海姐过奖
了,我可不是什么公子。海姐叫我徐源就可以了。」
「叫名字听着生分了,不如我就叫你阿源吧。」海凤凰咯咯的笑看着徐源。
也许是海凤凰的身份让徐源有些畏惧,虽然徐源不愿意女人叫他叫的这么亲
热,但他也没有拒绝,随着海凤凰的意了。一边的赵梅有些不悦,自己都两个多
月了,也没叫的这么亲热。难道这小子风月场所进多了,开始转性了?
黄金海岸不光是夜总会,还有高级餐厅和酒店。当然,餐厅和酒店的消费也
是不低的,来这里消费,在小城是一种地位的象徵,连周边的县市的有钱人都趋
之若鹜。徐源和赵梅正陪着外省的客人在一间豪华的包厢里吃晚饭,海凤凰又来
了。
一个外省的客人正抓着陪酒小姐的大腿,见海凤凰进去,两眼都直了,手上
使劲的在陪酒小姐的大腿上掐了一下。那小姐咯咯的媚笑道:「林先生,你好坏
喔!」
海凤凰面无表情的看了外省客人一眼,对着赵梅说道:「梅姐,小店的服务
你还满意吗?」说着就在徐源的身边坐了下来。
赵梅咯咯笑道:「要是海妹妹这里还不能让人满意,只怕小城就再没地方可
去了。」
赵梅说着朝徐源看去,没想到徐源正看着海凤凰。
「这小子,真不识好歹,难道我比起海凤凰来就这么差吗?」其实赵梅是有
些误会徐源了,包厢里有这几个人,外省的客人和陪酒的小姐抱在一起,那些陪
酒小姐穿的甚是暴露,外面的浅咖啡色的纱裙是透明的,里面黑色的内衣也是透
明的,包厢里的灯光虽然昏暗,可那女人的乳房鼓在胸前,连乳头都是若隐若显
的。徐源看着觉得不舒服,这时候海凤凰进来,徐源便看着海凤凰了。要不然让
徐源看着桌子发呆,他也会受不了。
海凤凰听说徐源只是赵梅公司里的实习生,便邀请徐源到夜总会做个兼职,
徐源刚想拒绝,没想到赵梅竟然同意了。赵梅同意徐源到夜总会兼职是有她自己
的打算的。要是海凤凰能让徐源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赵梅也能如愿,而且在海
凤凰这里也很安全,要是徐源还是老样子,那也能让海凤凰对他死心了。再者,
看海凤凰对徐源的态度,说不定徐源还能成为海凤凰身边的红人,到时候能从徐
源这里打听到海凤凰的消息。徐源也不知道赵梅心里在想什么,只是这两个女人
他都不好得罪,也只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徐源在夜总会的兼职很轻松,就是管管夜总会里的小姐和少爷。徐源虽不喜
欢女人,可人却很机灵。做事也让海凤凰很满意,她对徐源唯一不满的就是自己
好几次暗示喜欢徐源,可徐源总是躲躲闪闪的。
一天晚上,徐源到夜总会上班,一个妈咪告诉他,海凤凰在办公室等他。之
前海凤凰也找过徐源几次,徐源没多想就去了。「海姐,你找我?」徐源见海凤
凰坐在椅子上,似在沈思,又像在小憩。
「今天晚上我请王副市长的夫人吃晚饭,在国际大酒店,你陪我去吧。」海
凤凰见徐源来了,站起来朝着徐源呶了呶嘴。徐源无奈的拿起米色的外套披在了
海凤凰的身上。海凤凰得意的穿上外套说道:「怎么了,是不是给我穿衣委曲了
你啊?」
「没有,海姐,能为你穿衣是我的荣幸。」
「是吗,那你还苦着脸干什么,过来,给我整整衣服,这衣服还四千多块买
的呢,你说怎么一穿就皱了呢?」海凤凰的衣服一点也不皱,可徐源也不敢说什
么,轻轻的帮海凤凰整了整衣襟。徐源的手背滑过女人丰满的胸部,隔着衣服男
人也能感觉到那儿的柔软。
海凤凰看着徐源的眼睛,男人的眼晴还是那么的纯真。难道你就不能冲动一
下吗?哪怕是摸一下姐姐的乳房,我也不会怪你的。海凤凰想着朝男人的下身瞄
去,看不出男人有什么冲动的迹象。难道你真是个太监不成?
市长夫人是个丰满过度的中年妇女,打扮的很是妖饶。坐在海凤凰对面就像
一团花花绿绿的肥肉。
「海小姐,这位小伙子是谁啊?」市长夫人用她的勾魂眼盯着徐源。市长夫
人长的并不难看,也许年轻的时候还是个美女,只是现在发福了,又没有注意控
制。加上身上的穿着,完全不像个市长夫人,倒像个爆发户的老婆。
「他是我新认的干弟弟,阿源,还不见过王夫人。」海凤凰见市长夫人用那
要吃人的目光盯着徐源,有些后悔把徐源带出来了。
「王夫人,你好!」徐源朝着市长夫人点了点头,瞥见妇人胸前肥肉挤出的
肉沟,直觉得喉咙里有股酸酸的东西直往上冒。徐源本就对女人不感冒,市长夫
人一个半老徐娘还在他面前搔首弄姿的,教他如何受得了。
市长夫人听了海凤凰的话,误以为徐源是夜总会里的少爷,是海凤凰带来陪
她的。「阿源?这名字好听。」市长夫人边说边用脚裸在徐源的脚上摩擦了下。
徐源吓了一跳,他没料到市长夫人这么的开放,当着海凤凰的面就这样挑逗
他。
海凤凰见徐源身子震动了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阿源,你怎么了?」
海凤凰当作什么也不知道。
「没什么,手机震动了一下,有人打我电话了。」徐源连忙给自己找了个藉
口。
「那你快去接电话吧,说不定公司里有什么事情呢。」
等徐源出了包厢,市长夫人便笑着对海凤凰说道:「海小姐,这小帅哥不错
啊,你可真有本事,这样的人也能骗来做少爷。」
「他是夜总会的经理,是我干弟弟,不是做那个的。市长夫人误会了。我带
他来是想让他都学习学习,大老板有心培养他接我的班。」海凤凰怕市长夫人再
打徐源的主意,便胡乱说了一通。
「原来是这样,我说今天海小姐怎么会带个男人出来。」
海凤凰不想和市长夫人过多谈论徐源的事情,连忙对市长夫人说道:「实不
相瞒,凤凰这次约王夫人出来是有事相求。」
「哦,这世上还有海小姐为难的事情?」市长夫人一听徐源不是海凤凰带来
陪她的少爷,连说话都没什么精神了。
「王夫人太擡举凤凰了,凤凰能有今天的局面还不都靠了王夫人的帮助。」
其实王夫人也帮上什么忙,不过这话让王夫人听了很受用。「不知道海小姐
遇到了什么麻烦啊?」
「王夫人,你也知道我开的夜总会就那么大,想扩大的点生意也没地方了。
夜总会东边还有块空地,我想吃下那块地,可市里一直不批下来,听说这块可归
王市长管,所以想请王夫人帮个忙啊。」
「噢,那里啊,那里虽然离城里很近,可却是下面镇上的地皮了。就算我家
老王同意,那也要下面镇上的人同意啊。」
「王夫人,听说那镇上的镇长可是王市长的老部下哟,我想王市长如果肯帮
忙的话一定会有办法的。至于别的方面,王夫人就不用担心了。」海凤凰说着从
包里拿出了一张卡递给了市长夫人。「听说王夫人的孩子在国外留学,这是一点
小意思,给孩子零用,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市长夫人拿着海凤凰递过的银行卡满脸堆笑着说道:「回去之后我一定多给
我家老王做工作。」
「王夫人,我们继续喝酒,我叫阿源来陪我们喝几杯,这喝酒要有个男人才
有气氛。」海凤凰说着出了包厢,见徐源正在和一个服务员说话。国际大酒店的
服务员虽然比不上黄金海岸的服务员漂亮,但她们穿的制服正统,徐源看着还舒
服些。
陪着两个女人喝酒,还要受着市长夫人的搔扰,徐源喝的很郁闷,偏偏还不
好发作。幸好市长夫人没喝几杯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酒店。徐源见到市长夫人走
了,长长的松了口气。
海凤凰笑道:「阿源,你就这么怕她吗?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咯咯。」
「反正在她身边如坐针毡,一点也不舒服。」徐源喝了口酒,回过头看海凤
凰,女人正盯着他看。徐源轻咳了声又问道:「海姐,你找市长夫人有什么事情
啊?」
「我看中了我们东边的一块地,计画开发高尔夫球场,可市里就是不同意。
这些都是王铁生在搞鬼。王铁生是胡彪的后台,他怕我再发展下去会慢慢吞掉胡
彪,所以不同意我的计画。」
「海姐,现在国家正在控制高尔夫球场这种项目的投资建设。你这样计画恐
怕很难批下来啊。」
海凤凰大笑了起来,「我是要那块地皮,谁要建球场了。建球场只是一个藉
口,要是盖酒店什么的,那能批到那么多地皮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海姐要那块地皮干什么?」
「澄江市正在朝东面发展,东部两镇已经规划为未来的城区。市里规划要在
我们公司东南边建一个大型的公园,将会是小城最大的公园,我买下北面那块地
皮,以后盖别墅,你知道能卖多少钱吗?」
徐源摇了摇头。海凤凰笑道:「就按现在的市价,五六百万一套不成问题。
那里建个四五百套别墅不成问题。」
「这么大块地皮,市里也做不了主啊,他们也要上报的。」
「只要他们上报就好了。到了省里,我自有办法。」
「海姐,你说的是真的?那边正要建一个大公园?」
「当然,我有我的消息来源,再说我骗你干什么?」海凤凰瞪了徐源一眼,
对男人对她的怀疑很不满。「阿源,你在想什么?」海凤凰见徐源不说话,又问
他。
「我家就住那边,如果要建公园的话,那我家就要拆迁了。」
「原来你家住那里,离公司也不远啊。有五公里吗?」
「差不多吧。海姐,那市长夫人答应帮你了?」
「她收我了的卡,应该会帮忙的。这世道哪有只拿钱不办事的道理。」
「海姐送了多少?」
「一百万,我答应她,只要事成,另有重谢。」
「海姐可真是大手笔,要是我,连送都不敢送。」
「你不敢?我看你精着呢。只怕是不肯送吧。」海凤凰说着又咯咯的娇笑起
来,「阿源,今天姐姐高兴,来陪姐姐都喝几杯。」女人说着给男人倒满了酒。
「好,为海姐的宏伟计画干杯!」
「干杯!」
「阿源,去叫服务员再拿瓶酒来。」海凤凰摇了摇空酒瓶对徐源说道。
「海姐,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不如我们回去吧。」徐源也海凤凰喝得露出了
醉态,怕她喝醉了。
「没事,姐姐今天高兴,我们喝个痛快!」徐源没办法,只得出包厢叫服务
员去了。海凤凰见徐源出去,将一颗药丸放进了徐源的酒杯轻晃了下。小子,看
你还能逃出我的手心!海凤凰做事可比赵梅干脆多了,她喜欢的东西就会想尽办
法得到。
雪停了,唿啸了一夜的寒风也静了下来,银妆素裹的大地在阳光的照射下分
外妖饶。徐源和他的好友辰晨去学校后面爬山,那山不高,每个月两人都会去爬
上几次。一块光滑的大石头耸立在山顶,被太阳照着有些暖暖的。两人走的有些
累了,便和衣躺在了巨石上。
「阿源,你毕业准备干什么?」
「回家乡,干什么还没想好呢,明年实习先回去找个工作。你呢?」
「我想入伍。」
「入伍?」
「我老家不比你们那儿,工厂不多,要想找个好工作不容易。再说我的理想
就是当兵,再说我家里穷,去当兵的话,我实习都不用去了,而且还有补贴。我
还有个弟弟要上学。」
「要不你去我们那儿打工吧。」
「我喜欢当兵,阿源,你这么聪明,怎么会来上这烂学校?」
「高考的时候我发烧,能考上大学已经不错了。」徐源脸上露出一副无可奈
何的样子。
「你家境不错,为什么不复读一年再考?」
「我觉得考哪儿都一样,要是复考了,就不认识你了……」
辰晨突然趴到了徐源胸口,在他嘴上亲了一下。徐源大惊,用力推开辰晨:
「你……你干什么……我可不是……」徐源朝辰晨看去,发现辰晨已经变成了一
个长发飘飘的女人,赤裸的身体朝他身上贴去,徐源朝两人的下身看去,只见下
身被白雪盖住了,什么也看不清。徐源想用力推开辰晨,却什么也推不到,只觉
得下身被什么东西紧紧的箍住了,徐源的身体跟着就颤抖了一下。
难道我又梦遗了?徐源心里一阵暗笑,慢慢地睁开眼来。一个长发女人正赤
裸着坐在他身上,丰满的乳房挺在胸前,乳头隐在几缕发丝间,那雪白的乳球正
随着纤细腰肢的扭动而上下轻晃着。徐源还能感到有个柔软的东西在摩擦他的龟
头,酥麻的快感还在令他的身体发颤。
这一切都是真的!刚才我在一个女人的身体里射精了!徐源从梦境中惊醒过
来,朝那女人的脸上看去,是海凤凰。
海凤凰正要高潮了,没想到徐源在梦里射精了,人也醒了过来。海凤凰用手
捋下了头发,将两个漂亮的乳球完全裸露在男人面前。海凤凰对自己的身体有足
够的自信,在徐源面前展示着她完美的身体。徐源努力回忆着之前的事情,他和
海凤凰在酒店包厢里喝酒,他喝醉了,然后就不记得了。酒后乱性?可海凤凰看
上去清醒着啊?算了,她一个女人都不再乎,我为什么要再乎呢?徐源虽然不喜
欢女人,可他并不讨厌海凤凰,可能海凤凰算是他的偶像吧。
「啵」的一声,男人软下的阴茎从女人的阴道里掉了出来。
徐源尴尬的说道:「海姐……我……」
海凤凰看着男人的尴尬的样子便笑道:「我们喝醉了,有些迷迷煳煳的。我
把你当成我以前的男朋友了,你不介意吧?」
「嗯……不不……」徐源再次尴尬的摇了摇头。
「咯咯……阿源,你是第一次吧?」海凤凰趴在男人身上,捧着男人的脸。
徐源长的这么俊,上大学就有过女朋友了。只是徐源不好意思把他的交友历
史说给别人听。徐源上的大学很烂,很多男女学生进校不久就同居了,徐源也不
例外,他第一次和女友做爱的时候正好得疱疹,药物对他的性功能有影响,他软
软的阴茎在女友的阴道外徘徊了十多分钟,就是没能插进去。那女友却是个过来
人,见徐源半天不举,甚是失望,徐源当时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后来徐源和女
友发生了些口角,女友对着他说了句,绣花枕头,一包草,有个屁用!两人就分
了。
这件事情给徐源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后来徐源又交了个女朋友。这种事情越
是害怕,它就越是来。徐源与第二个女友同房,进是进去了,可是刚进去,就射
了!
丢人啊,徐源以后就再也不敢找女朋友了。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打手枪的
时候弄到手酸都软不下去,一碰女人要么就是硬不起来,要么就是早泄。
「阿源,你怎么了?是不是姐姐让你不高兴了?」海凤凰见徐源红着脸不说
话,伸出纤纤玉指在男人的脸上轻轻抚摸着。徐源当然没有不高兴,他高兴还来
不及呢,虽然他不记得和海凤凰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知道,他曾经勃起的
阴茎插进了海凤凰的身体。他刚醒来的时候还能感到女人的阴道摩擦挤压他龟头
的美妙滋味。
「没,我……我只是有些不习惯……」徐源是有些不习惯,他觉得自己一下
子又变成了正常的男人。
「姐姐漂亮吗?」
「嗯,海姐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这是徐源说的大实话,海凤凰看着男
人一脸真诚的表情,开心的笑了。海凤凰虽然没能在男人身上享受到快感,但征
服一个她喜欢的男人同样让她很开心。
「阿源,我做你的干姐姐吧,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弟弟。跟着姐姐,姐姐不会
亏待你的。」海凤凰说着又将头枕在了男人的胸口,她感觉到男人的心跳的很厉
害。
徐源在黄金海岸呆了也有两个月了,他当然知道海凤凰的身份,她是不可能
做他女朋友的,他今天和海凤凰做爱的事情要是让大老板知道了,他就会死无葬
身之地。况且徐源已经有了女朋友了,一个天真可爱的女孩,徐源一直都很喜欢
她。现在他即使喜欢上了海凤凰,两人也只能是偶尔出来偷偷摸摸罢了。
「嗯,姐姐,我从小就希望自己能有个姐姐。」徐源将手指深埋进女人那丝
绸般的发间,抚摸着女人光洁的背部。这时徐源第一次主动抚摸海凤凰的身体,
虽然只是背部,徐源的手指还是在颤抖着。
「你这张嘴还真甜,将来不知道会有多少女孩被你坏了名声。」海凤凰不知
道,在这之前,徐源对女人都有恐惧症,而改变这一切的,就是她自己。海凤凰
又从徐源的身上坐了起来,身子侧对着徐源,那坚挺的乳球形成一道优美的圆弧
缐,连那顶端的乳头看起来也是浑圆的。
这么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徐源有些怀疑海凤凰是不是去隆过胸,但他没
敢问出来,甚至连去摸一下的勇气都没有。「阿源,我身上出汗了,抱我去冲个
澡吧。」
赵梅一脚踩在床上,两片肥厚的阴唇分开了,那粉红色的溪谷完全暴露在徐
源的视缐里。从阴阜上漫延下来的稀稀拉拉的阴毛包住了阴唇的两边,从远处看
上去黑乎乎的,让女人粉红的溪谷显得更加娇嫩。姜春丽趴在赵梅的双腿间,不
时向上探起头去舔舐赵梅的阴蒂。赵梅发出咯咯的浪笑,手中的红绳一拉,姜春
丽便夹紧了屁股,将身子绷的紧紧的。姜春丽的屁股有些大,对于喜欢大屁股女
人的男人来说,姜春丽是个极品。虽然她的身高不如赵梅,但前凸后翘的身体曲
缐让赵梅甚是嫉妒。姜春丽的两个屁股蛋就像红色的大圆球在徐源眼前晃动着,
原本雪白的臀瓣上布满了红印,看的徐源血脉贲张,恨不得就上去对着女人的屁
股狠狠的拍打几下。姜春丽的股沟间打着一个绳结,那绳结有些粗大,卡进了她
的肛门里,另一端的绳子卡着她的阴户拽在赵梅的手里。赵梅一拉红绳,姜春丽
的阴部和肛门便都受到了刺激,教她如何忍得住。
「别停,继续舔啊!你不是喜欢舔男人的鸡巴吗?」赵梅说完又哈哈的淫笑
起来,一手抓着姜春丽的头发往她的阴户上贴去。
舔阴蒂也有那么爽吗?那感觉是不是和男人一样呢?徐源暗自想着,但这个
答案他永远都不会知道。阴蒂的作用和男人的龟头差不多,徐源又回想起自己第
一次和海凤凰做爱的那个晚上,在国际大酒店一个套房里的晚上。
徐源抱着海凤凰的身子进了浴室。「我重吗?」海凤凰身子并不是特别瘦的
那种,一米七的身高也有百斤多些,海凤凰真怕徐源抱不动她。
「不重,姐姐不知道相对论吗?这时候的姐姐在我手里只是个小女孩子。」
海凤凰听了男人的话,竟真像个小女孩一样把头埋在了男人的胸口,「这样
是不是让你觉得自己特像个男人啊?」海凤凰说着又开心的笑了。
徐源其实并不像女人看上去的那么弱,因为个子高,所以给人感觉他很瘦,
好像风一吹就要倒似的。加上徐源练了两年拳脚,抱个女人对他来说确实是轻而
易举。
徐源将海凤凰放在浴缸边,正要给女人放水,海凤凰却说道:「洗淋浴吧,
天又不冷,我不想泡在浴缸里。」
海凤凰的长发被水流打湿,贴在娇红的脸蛋上,发梢依旧分开了垂在胸前,
如柔软的蔓草紧贴在白嫩丰满的玉乳上。黑白分明的视觉效果让徐源惊呆了,如
果说平日里的海凤凰只是个名字的话,那现在的她就真是一只海凤凰了,一只出
水的凤凰。
娇红的乳头挺立在玉脂般的乳球上,晶莹的水滴不断的磙过女人的乳房,衬
托着娇艳的乳头如宝石般瑰丽。挺起来了!挺起来了!徐源觉得自己的下体和女
人的乳房一样,在慢慢的挺起来。从这一刻开始,他对女人的心态改变了!他要
占有这个女人,不管冒多大的风险,他要占有她。
海凤凰擡起头看着徐源,她从男人的目光中看到了占有的慾望,这是她第一
次在徐源的眼睛里看到他对一个女人产生慾望,而这个女人就是她自己。
「啪」的一声,海凤凰将徐源推到了墙角,轻踮起脚尖吻住了男人的嘴唇。
海凤凰依旧在主动进攻,她要让完完全全的把徐源俘虏。就算你是个铁树一样的
愣头青,也要你在我海凤凰的怀里开花。